送你学习的中途大家都谈了什么样

“林森浩伏法了。唉,还是让人沉痛的。”

     
 喜欢送你上学,机会不多。因为小学初中学校离家不远你独自走或有同学结伴嬉戏。唯高中三年还是早起开车(送),你又多半睡意朦胧不想言语。

“是。”

   
但依旧有短暂交流印在斑驳的时光里。印象深的是几次社会热点新闻事件,虽有些极端不具有普遍性。

“狱中这两年,他似乎改变不少。我觉得他的反省是真诚的。”

     
 一是药家鑫案。那天下着小雨,在讲到药家鑫临行前会见他爸爸那一段我有些哽咽,药说:爸爸我爱你,药父说:我们也爱你……事实上这不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感觉,是父子之间难得表达的爱。看过柴静的那个访谈,就会发觉对于药家鑫的成长药父是有责任的,药父是个军人他没有正确的传递给孩子勇敢坚韧负责任的性格。

“这话说的对,他有很大的改变。他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神情非常的庄重,严肃,虔诚。他说:我希望黄洋的父母明天就能放下怨恨,健康、积极地活下去。这个话好像是有另外一个声音,从他的身体、灵魂里灌注进去,然后发出的。

     
 当药家鑫撞到张妙后,采取的是掩盖事实,用更大的错误把自己的生命推向了极端。我告诉你人无完人知错就改,能力有限一定寻求帮助,生命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你不能随意放弃生的权利更不能任意剥夺他人的性命。

“有些人虽然死了,但他的灵魂得救了;有些人虽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但灵魂依然没有得救。”

     
 过后你在空间里说道:“我妈妈今天给我讲药家鑫居然掉眼泪了!”对此我不置可否。

“您愿意我把您这段话用微信推送吗?加上上次您和张玲的那个对话。”

       
二是马加爵案和复旦大学林森浩投毒案。这两起都发生在他们上大学期间。马加爵案有贫困的因素在里面,贫穷让人丧失尊严,人格扭曲。我为你读了网上流传的那封马加爵书信,内容很凄惨绝望,满篇透着无奈。社会如此,我们只能不断的努力寻求出路改变命运,他人的不屑当作垫脚石罢了。

“可以的。”

     
 林森浩投毒室友是因为他的嫉妒吗还是黄洋的自负已不得而知。在他等待判决的那些日子里看了一些书写了一些信我也读给你听了,为什么智商超高的人也一样走上不归路是因为心智不成熟,不会处理人性的弱点及负面情绪。

——这是笔会编辑和胡晓明教授今天早上的一段对话。  

     
 这里不得不提到还有两个人,如果你有印象的话。郭德纲和芮成钢。当然那时他们在我眼中是作为极其正面的形象跟你叙述的。记得我给你看在我钱包里的那张小纸条上面写的是:郭德纲的“没伞的孩子就得努力奔跑。”我也读给你芮成钢的精英成长经历报道,或多或少希冀你将来的前途如此。

  下面我们重新推送这个曾广为传播的对话:《什么是真正的人格成长?》(发表于2014年3月28日《文汇报
笔会》)林森浩成长与觉悟的代价太大。死者已也,活着的人该想,也该行动,应如何拯救我们的教育,面对我们的生命?

       
现在这俩人的人生都出现了故障,芮成钢的要大修。我们还没来得及进一步探讨,你已经升入了大学,我再也没机会送你上学。

什么是真正的人格成长?

       
有一本书叫《妈妈的心有多高》里面的孩子刘亦婷考上了哈佛。我也曾写过以这为题的一篇文章,内容截然相反,说你学业不优秀,我教子没有方,尽是啰嗦的委屈与表白。此时我写下这些文字,你与我的一切历历在目,于是释然。

——关于林森浩案的心理学与人文教育对话

          妈妈的心不高,只求你一生平安快乐。

张玲 胡晓明

                             ———给我的儿:胡斐

编者按:

  十年前,震惊社会的马加爵案发生,华东师范大学教古典文学的胡晓明教授与教心理健康的张玲博士,有感而发,从人文教育与心理成长的综合角度,诊难释疑,提出了“如何防止坏根的教育,如何预防精神世界的空心化、沙漠化、恶质化,如何守住绿意葱茏的精神成人天地”的思考(《春者,天之本怀也》,刊于2004年4月2日文汇报“笔会”)。十年后,林森浩案又一次震动社会各界。马案与林案,有没有共同性与延续性?又有什么特殊性?胡晓明与张玲再次以各自的专业修养和为人师的不忍之心,长篇对话,深入探讨什么是真正的人格成长,并痛切地向全社会发出呼吁:从小学开始,教育必须从知识本位转向育人本位了!

  在回答央视记者时,林森浩反复说他知道他矛盾,但他解释不了。自己解释不了,这其实是一种吁求,是向社会求助。虽然,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已经晚了;但是,从全社会都有责任来帮他破解他的生命的疑难角度,并不晚。

胡晓明:
同是大学生行为极端化与心理恶质化的罪案,马加爵与林森浩手段都非常恶劣,社会影响极坏。你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同?

张玲:
与马加爵相比,对林森浩这个人,我的感觉更复杂:又痛恨,又惋惜。痛恨的是,他对身边朝夕相处的同学投毒,在接下来十多天里,他与受害者及其家人多次互动,却镇定自若,守口如瓶。公审和宣判时,他毫无表情,甚至都不看一眼自己的父母,冷漠得不可思议。他还为黄洋做B超,查出一切正常,我不知道作为医生,他这算不算渎职?我之所以惋惜,不是因为他是“学霸”或可能的科研天才,而是我在他的身上,分明看到他有良善的根芽和表现,有面对自己缺点的勇气和自我良善化的努力。在网络里,他非常开放地暴露自己的弱点,尤其是异性交往方面的挫败感,并能以自嘲的方式处理。他承认投毒是卑鄙的行为,并且也愿意承担接下来的一切惩罚。所有这些,都让人感到他的身上似乎还有一点积极因素。这些都是我为他感到惋惜的地方。

胡晓明:最令人迷惑的是作案动机,分析各种结论,似乎都不合情理。他一直坚持投毒只是玩笑,从法律的角度,最不能认可的就是“玩笑说”。采访过林的董倩说难以判断林的回答真不真实。

张玲:我一开始也不能接受“玩笑说”。一个医生用投毒来开玩笑?玩笑开到进重症监护室还不说破?这样的“国际玩笑”简直是在愚弄公众的智商!分明是借口,甚至狡辩,推脱罪责!但是,当我仔细看完了所有材料,我倒是有疑问了:他撒谎么?一个最明显的细节是:当他知道黄洋死讯时,他头脑“嘭”一声,完全空白!这在他的所有表述中,是一个非常具有感情色彩的词,可见这对他的震动之大。在这之前,他还想着他们的谅解!他讲他的实验结果,鼠死的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活下来了,而且经过自我修复,活得更生龙活虎。我还注意到的另一个细节是:他频繁上网查他所用药物的资料,是在投毒后几天,而不是投毒前,而且他说是为了寻找心理安慰。这些隐隐约约的信息,似乎又与林森浩蓄谋已久想让黄洋死相矛盾,而且,纵观他犯罪前后的所有资料,我觉得林森浩的自我陈述中有更深层的信息,我们不应简单地认作借口或狡辩,置之不理。

胡晓明:对呀,我们关心的就是这个深层信息。在回答央视记者时,他反复说他知道他矛盾,但他解释不了。自己解释不了,这其实是一种吁求,是向社会求助。虽然,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已经晚了;但是,从全社会都有责任来帮他破解他的生命的疑难角度,并不晚。

张玲:是的,如果真的是一个人不想杀人,但又漫不经心地置人于死地,这样的犯罪动机更是一个值得破解的谜!“没有充足理由的残酷”,对现代社会具有更现实的研究价值!

永利电玩城首页,  也许,只在那“嘭”的一声时,他的真实世界与他的虚拟世界,才打了一个短暂的照面。只可惜,这“嘭”的一声,来得太晚!也太短!“嘭的一声后,你想什么?”“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了,因为都没用了!”本来在“嘭”的这一声里,两个世界打通,他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

张玲:对于此类案件,社会已有共识,一定与他的心理健康有关,但讲来讲去,大家似乎也就是停留于情绪调节的问题、社会适应的障碍等,然而这只是心理健康的表层指标。思维模式、社会认知与整合的自我等,是心理健康更深层的根源。我们常说,悲剧的命运来自悲剧的性格,其实,悲剧的性格背后,分明有悲剧的认知魔影在晃动。

胡晓明:林把他的犯罪归为:“思维直,不会拐弯”,那他还是说到关键点了。不少人将他的思维直,归结为缺少人文教育。我们在谈马加爵案时,也特别强调了这方面的社会与教育问题。然而,我们没有来得及谈到一些更深层的问题,那个定点的靶位没有找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