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日报】东北大学15年抗日流亡路

永利电玩城首页 1

永利电玩城首页 2

1938年3月初,东北大学将校址选在了四川北部的一座小城,就是现在的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3月19日,东北大学师生趁着夜色从西安火车站坐上了火车,20日到达宝鸡。22日,东北大学500余名师生在宝鸡集合完毕,编成了3个中队,开始步行,向三台进发……那一刻,没有人想到,他们会在那里度过8年。

  回乡抗战的东大学生军领袖:苗可秀 宋黎

  图书馆天天爆满

  迁校北平期间,许多学生放下了手中的笔,毅然返回家乡参加抗日义勇军。他们中的典型代表是苗可秀和宋黎。

三台县位于四川盆地中部,是一座有着2200年历史的小城,山清水秀,景色宜人。诗圣杜甫曾在这里蛰居8个月,东北大学师生在这里生活了8年,度过了抗战中最为艰苦也最为充实的时光。

  “少年铁血军”总司令苗可秀

刚来三台,东北大学师生的条件十分艰苦,但在三台人民的大力帮助下,学校很快就复课了。

  被捕行刑前给儿子取名“抗生”

永利电玩城首页,没有宿舍,师生们就住在三台的文庙、祠堂和民宅里,教室都是旧房改建。经过半个多月的修葺和整理,教室和宿舍初具规模,还建了一个小礼堂和一座球场。

  1906年,苗可秀出生于辽宁省本溪下马塘苗家堡子。
1926年考入东北大学文科中文系预科读书,在东北大学就读时,他就是“博学多闻”的高材生。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苗可秀和他的老师车向忱等人辗转来到北平,借读于北平大学。在北平期间,苗可秀参加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并同救国会的其他成员一起组织了东北学生军,他担任大队长。

1938年5月10日,学校举行了开学典礼,东北大学在三台正式开学。

  1932年7月,苗可秀大学毕业后,受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派遣,来到了邓铁梅部。邓铁梅委任他为司令部总参议。

三台有一座纪念杜甫的草堂,被称作草堂寺。
1939年7月,东北大学陆续在草堂寺一带修建了图书馆、洗漱室、膳厅,并且加盖了几间教室和学生宿舍。为了纪念杜甫,东北大学师生特意在魁星阁上开辟一个区域建了一座“杜公纪念堂”。

  1934年2月,苗可秀和几名东北大学同学一起组织建立了以学生和青年教师为主体的“少年铁血军”,苗可秀任总司令。

东北大学三台时期的学生周烈在《回忆母校东北大学在三台》一文中写道,这个时期的东北大学没有电灯和自来水,学生宿舍也都是平房,晚上学习照明都是用桐油灯,因为油烟特别多,第二天起来,同学们会发现鼻孔都是黑黑的。

  铁血军成立后,几乎每个月都要与日军进行激战。据记载,1935年3月,“少年铁血军”与日伪军遭遇,战士们边打边退。来到凤城的猞猁沟时,身后的日伪军已被甩开。就在战士们休整时,突然侦察兵跑来报告,有5辆载着日伪军的汽车正向这边开来。苗可秀立即命令战士们埋伏在公路两边的山上,当敌人的汽车开进埋伏圈后,他一声令下,顿时弹如雨下,敌人还没来得及下车,就死伤一片。“少年铁血军”的战士们乘势冲下山,把敌人团团围住。此役,150多个日伪军,无一漏网,全部缴械,缴了机枪两挺,马枪60余支,子弹1万余发。

晚上,只有草堂寺的图书馆是最明亮的地方,当时图书馆有4盏煤气灯,一到晚上就大放光明,图书馆里天天座无虚席。

  日军视“少年铁血军”为眼中钉、肉中刺,因而重兵围剿。
1935年6月13日拂晓,“少年铁血军”在由凤城向岫岩转移的过程中,在岫岩羊角沟一带被3000多名日伪军重重包围,苗可秀负伤。6月21日,正在凤城沙里寨养伤的苗可秀被捕。

在三台的8年,是东北大学流亡岁月中相对平静的一段时间,东北大学也得以重新发展,院系增多,师资力量得到加强。

  临刑前,苗可秀写了两封信,一封写给时任东北大学校长王卓然,在信中,他给儿子起名“苗抗生”,并拜托校长教导儿子继承自己的遗志。

东北大学校史专家王国钧说:“当时的东北大学在聘请名师方面除了邀请学术界权威以外,也聘请了一些没有高学历,而是自学成才的教授,一旦这些教授有著作、学术成果问世,东北大学就敢于高薪聘请,这是东北大学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重要特点。

  另一封信写给东北大学的同窗好友宋黎、张金辉两人,嘱咐他们应当继续努力抗日,并托他们为自己立一座衣冠冢,如来看望他时“要三呼老苗”,并嘱托二人“凡国有可庆之事,弟当为文告我”。
1935年7月25日,29岁的苗可秀在凤城壮烈牺牲。

王国钧说:“这一时期东北大学的著名教授很多,金毓黻、姚雪垠、赵纪彬、杨荣国、陆侃如冯沅君夫妇等一大批著名学者来到东北大学任教,他们的思想也很进步,如赵纪彬教授和杨荣国教授都是共产党员,都是以唯物主义观点研究著称于学术界,他们的唯物主义观点在东北大学公开系统地传播,受到广大学生的欢迎。

  辽西抗日义勇军总指挥宋黎

  有了首个“硕士点”

  自制土炸弹 炸烟馆和火车站

赵纪彬教授和陆侃如冯沅君教授夫妇组织起了川北文艺协会,协会里有一个“三台实验剧团”,剧团经常演出《日出》、《雷雨》等名剧,并把鲁迅、夏衍、曹禺等人的作品介绍给东北大学师生和当地群众。

  以宋黎为代表的东北大学学子在辽西一带坚持抗日。

当时,东北大学的学生活动也十分丰富,如《黑土地》壁报,经常发表各种诗歌,一首抒情诗《妈妈的黑手》抒发了怀念东北、渴望收复失地的抗日爱国激情;《史学》壁报,经常以历史唯物主义观点阐述历史事件,团结了一批进步同学;“东北问题研究社”用进步观点研究东北问题,团结教育同学立志为抗战胜利后建立一个全新的东北而献身;“读书会”则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论持久战》、《论解放区战场》介绍到三台,传播了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

  宋黎,1931年毕业于东北大学法学预科。
1932年5月,宋黎、戴昊、张金辉等人把辽西地区分散的抗日力量组织起来,成立了“辽西抗日义勇军总指挥部”,宋黎任总指挥。
1933年,他们回沈阳组织了“中华青年抗日铁血团”。

三台时期,东北大学开始培养硕士研究生。

  宋黎在《忆“九一八”事变前后战斗岁月片断》一文写道,当时的沈阳城内大烟馆遍地,毒害了不少年轻人,宋黎等人决定炸大烟馆。宋黎、张金辉以及另外两三个人携带自制的土炸弹,扮作抽大烟的,陆续到了大西门里的一家烟馆。几个人按照各自的“点位”躺下,假装烧烟泡,找准机会将“土炸弹”点燃放在床底下,然后各自结账,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

1940年8月,东北大学成立了东北史地经济研究所,由金毓黻教授负责,后来更名为东北大学文科研究所,这里也是东北大学硕士研究生的诞生之地。

  王国钧表示,他们并没有真正的炸弹,所使用的“土炸弹”也是自制的:制造炸弹的方法是从东北大学化学系的学生宁匡烈那儿学会的。

1942年3月,国民政府令东北大学成立“东北建设设计委员会”,研究制定收复、建设东北的计划与纲领,以备抗战胜利后建设东北之用。为“东北建设设计委员会”承担研究工作的就是文科研究所的教授和研究生。这一时期,文科研究所的成果十分显著,《东北通史》、《东北要览》、《东北集刊》等一大批研究东北史地、经济的著作和调查报告纷纷出版。时至今日,这些成果仍是东北史研究领域的典范。

  后来,他们又巧炸南满火车站(即现在的沈阳站)和日本领事馆。在空前野蛮的大搜捕中,“中华青年抗日铁血团”成员、东北大学毕业生郭明德和江涛被捕。

  又一批知名教授来到东大

  郭明德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壮烈牺牲,江涛则在狱中服了5个月苦刑。

1944年10月,东北大学文科研究所在重庆举办了一场盛大的“东北文物展览会”。

  一二九运动的主力和先锋

展览陈列了东北史料、现代资料、东北文物、照片、图表等。踏入会场,一些东北同胞仿佛又回到了故乡。著名作家张恨水在参观后感慨:“东北人民,在水深火热中过了十三年,在后方的东北人士,也在血泪中回忆着故乡十三年。含着血泪看了这些,实在忍不住和他们一起喊出来,打回老家去!

  1935年12月8日晚,许多东北大学学生都经历着这个不眠之夜。他们刚刚接到了来自北平学联的通知:12月9日上午到中南海新华门向国民党政府代表何应钦进行爱国请愿,反对华北自治,反对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要求一致抗日。“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三台时期的东北大学重新聚集了一批知名教授——

  12月9日清晨早餐时间,东北大学全体学生大会在总校大餐厅召开,到会的三百多名爱国学生群情激奋,一致表示:完全拥护学联的决定,坚决参加请愿游行。学生大会还当场推举有实际斗争经验的宋黎为东北大学请愿队伍总指挥。在清华大学、燕京大学等校学生被军警阻隔在城外的情况下,东北大学作为游行队伍西路纵队的唯一主力,高举大旗,冲出被军警包围的校门,走上西直门大街。

金毓黻(1887-1962),辽宁辽阳人。
1931年3月,受聘为东北大学大学委员会委员。
5月,任辽宁省政府委员兼教育厅厅长。“九一八”事变后,被日军拘捕。
1939年,金毓黻来到四川三台赴东北大学任教。1941年,任东北大学历史学教授。1949年,任北京大学教授。
1952年,调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1962年在北京逝世。主要著作有《渤海国志长编》、《中国史》、《东北古印钩沉》、《东北通史》等。

  西四牌楼、王府井大街,都曾留下东大学子在数九寒冬里与军警搏斗的画面。这一天的游行,全市学生共三十余人被捕,数百人受伤。著名的一二九运动从这天拉开了序幕。

姚雪垠(1910-1999),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原名誉副主席。他的长篇历史小说
《李自成》堪称农民革命战争的历史画卷。1945年3月28日,姚雪垠来到四川三台,受聘担任东北大学文学院教授。

  12月10日开始,北平各校学生实行全市总罢课。在罢课宣言中,学生们提出:反对成立分割我国领土主权的傀儡组织;反对投降外交;动员全国抗日。

赵纪彬 (1905-1982),我国现代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和政治活动家。
1926年,赵纪彬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3年7月,经由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介绍,担任东北大学教授,讲授哲学概论、中国哲学史、逻辑学等课程。他因宣传马克思主义而深得进步师生的拥戴,不少青年学生受其影响走上了革命道路。
1981年,受聘中国社科院历史所兼职研究员,直至去世。

  北平学联决定16日再次发动游行大示威。示威游行的重担又一次落到东北大学的肩头:宋黎和邹鲁风公开负责这次游行的指挥;东大被定为第一路共8所学校的领队学校。

杨荣国(1907-1978),哲学家,湖南长沙人。1938年,杨荣国加入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运用于古代哲学和思想史的研究。曾任三台时期东北大学教授。
1946年7月,杨荣国被国民政府逮捕。在狱中,杨荣国仍然继续研究他的中国古代思想史,出狱后即出版了他的代表作《中国古代思想》。新中国成立后,他长期在中山大学工作。

  

陆侃如(1903-1978)、冯沅君(1900-1974),1929年二人在上海结婚,一直合作研究中国古典文学,合著的《中国诗史》是我国第一部开创性的影响较大的著作。
1942年,二人来到四川三台的东北大学任教,陆侃如任东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中文系主任。
1946年,两人随校迁回沈阳。

  办抗日大学东大师生经历“西安事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