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生机勃勃 随笔小品 高雅的重任和整肃的主见! 玄珠小说集 沈仲方

永利电玩城手机版,塔什干多么美丽而芬芳:秋光明媚,远山如黛;绿树成荫,芭蕉未谢,玫瑰还开放着一季中最后一次的花;多采的菊花、大丽花以及其他不知名的野花把城市的路角和住宅前的小草地变成了乌兹别克民族式样的绚斓的地毡了;林荫大道两旁高耸着白色洋楼,这些洋楼的民族形式的高圆柱和走廊,给人以轩昂、崇高而又柔和的愉快;翠起红瓤,这是西瓜;湘色冰汶,这是甜瓜;紫皮桃,青皮桃,大者如枣,小者如项珠,宝光闪烁;石榴,梨,柰,以及其他珍果,都散发着醉人的芳香。但是,所有这一切的美丽和芬芳,都因为”人”的因素而更趋鲜明可爱了!这是个应当大写的”人”字!这是因为塔什干人民——全体乌兹别克人民,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人,是废除了剥削制度、以集体的劳动和智慧,把自己的国土从贫困落后建设成为今天的壮丽富饶快乐的人间乐园的人;而且是正在进一步消灭城市和乡村的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建设着共产主义社会的伟大的人民!正是这样的人民以及这样的人民的灵魂工程师——作家,用全部的热情来接待来自四十多个国家的嘉宾——同行。正是为此,塔什干穿上了节日的盛装。条条大路都挂着灯彩和旗帜,都飞扬着祝贺的标语:——亚非人民的友谊和团结万岁!——亚非作家的友谊和团结万岁!——世界各国人民的友谊和团结万岁!——世界和平万岁!宏伟的奈瓦依歌舞戏院穿上了盛装,四十多个国家的国旗在屋顶飘扬。奈瓦依广场,因为有了新修建的和戏院遥遥相对的美轮美奂的民族形式的塔什干大旅馆而更加出落得艳丽和大方。白天,阳光穿射广场上的喷泉,幻出七彩的虹桥;晚上,广场周围的无数灯彩造成了梦幻的仙境:这都叫人想起了奈瓦依的诗篇。现实和诗,溶化而为一体了。整天,有时直至深夜,广场上拥挤着一堆一堆的老大爷,老大娘,小伙子,大姑娘,——塔什干的和别处来的劳动人民,对这历史意义的作家会议表示祝贺,对来自四十多个国家的作家表示景仰。带着红领巾的男孩子和女孩子,这里一群,那里一伙,包围着满面春风的嘉宾们,小小的手送上签名留念的小册。洋洋乎壮观,这叫人想起一千多年前,作为丝绸大道的驿站的塔什干的定期赶集是否也就是这样欢畅而热闹?但今天是在完全新的基础上开始了亚非的交往和集会,开始了亚非作家们的历史性的第一次”庙会”;今天交流的是亚非作家的为民族独立,为反对殖民主义,为发展各自的民族文化而进行斗争的宝贵经验和互相支援的友谊!在奈瓦依戏院(会议是在这里进行的)的六个壮丽幽雅的大厅内,陈列着书籍展览——俄文的、苏联其他民族文字的、中文的,其他文字的亚非各国古典和现代文学的译本。这里,永远是各国代表们留连不舍的地方,也永远是摄影记者抢镜头,抓镜头的地方。在大会的讲坛上,在小组会的圆桌旁,各种语言的放言谠论和细致分析,实在是一种共同的语言:反对殖民主义统治,控诉殖民主义对于民族文化的危害,保卫民族文化传统,加强起等互利的文化交流!这是代表着觉醒了的、站起来的亚非人民的亚非作家们第一次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告:“我们这些国家的作家继承着伟大的人道主义的古代文化传统,继续对现代世界文化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贡献。“我们深信我们这些国家和我们的文学有远大的前途,我们为各国人民和平与友好的崇高理想所鼓舞。“我们大家一致深信:文学事业同我们这些国家的人民的命运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只有在人民获得自由、独立和自主的条件下,文学才能真正的繁荣昌盛,消灭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是文学创作充分发展的条件。“人民的目标就是我们的目标,人民的斗争就是我们的斗争;我们同人民一道坚决反对殖民主义统治的毒害,反对核武器战争的威胁,争取和平和我们各族人民之间的团结和友谊。”(以上皆引自大会宣言)会议的参加者——各国代表,用各种各样的新语汇来形容这个会议以及会议所表现的精神:——文学的万隆会议,——亚非文艺复兴的会议,——塔什干精神,等等。这些新的语汇很简明扼要地说明了这个会议的主导精神以及所有代表们的远大目标。十月二十二日苏联政府在克里姆林宫招待亚非作家大会的代表们,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在致词中提到”塔什干精神”一词时,这样说:“你们这个术语意味着友好的互相了解,和各不同民族的文学大师在为人类伟大目标斗争中的团结,作家和本民族生活牢固的联系,文学积极的参加为你们的国家的自由和独立而斗争,和积极的参加在已获得自由和独立的国家的新生活的建设中。”(见十月二十三日《真理报》)代表们热烈地欢迎这个对于”塔什干精神”的解释。正是这样的精神贯穿在为时一周的塔什干会议中。正是这样的精神使得塔什干会议将在亚非各国文学发展的道路上,——还可以毫不夸张说,也将在世界文学发展的道路上,投下了不容忽视的影响。亚非作家大会向全世界所发出的呼声是庄严而雄壮的,因为,在这呼声后面,站着十五亿的为民族、自由、独立,为人类伟大目标而斗争的人民!塔什干会议的历史意义在这里!塔什干会议的世界意义也在这里!人民正在以自己的斗争写下可歌可泣的史诗。以人民的斗争作为自己斗争的作家们的事业,必将有助于人民斗争的胜利。让我们在祝贺塔什干会议的同时,预祝下次的亚非作家大会(大会代表一致接受了阿联代表的建议,下次会议将于一九六二年在开罗举行),将面临着更新的更能振奋人心的国际形势,将有更多的亚非国家获得了民族的自由和独立!1958年11月2日于北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