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让教育更完整(报告文学)

永利电玩城首页,《 人民日报 》 2009年7月29日 20 版
  1986年秋,在大连理工大学从事教职达30年、年过50岁的邵春亮接到新任务:接该校新组建的民族预科班,并担任班主任。听到这个消息,邵春亮几乎一宿未眠:自己年过五十了,精力比不上年轻教师,可是对于从事学术研究来说,正是拿课题、搞科研、出成果的最佳时期。担任班主任,很可能学术事业从此中止,整个生命默默无闻……如果拒绝担任班主任呢?邵春亮脑海中立刻展现出另一番情景:国家下大力气安排内地高校为边疆地区培养人才这一举措,不仅是为了促进这些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更是为了增进各民族大团结和国家的大繁荣大稳定。想到这里,邵春亮的心不禁同微微升起的晨曦一样亮了起来,他上班后第一时间找到了校领导:“这个民族预科班的班主任,我下定决心来做!”  一  邵春亮接手这个民族预科班之后才发觉,现实比他预想的还要困难。这个少数民族预科班的38名学生,分别来自5个边疆省、区,又分属维吾尔、哈萨克、锡伯、蒙古等7个少数民族。尤其让人挂心的是,这个民族预科班的学生普遍低龄,又离家遥远,按规定,他们先要在预科班学习一年高中课程,经考试合格后才能升入本科继续学习。这些学生大都第一次来到内地,身处大都市之中,每个人都个性十足,年轻好动,自由而不愿受拘束。尤其是在生活上,他们民族风俗、宗教信仰不同,生活习惯上有很大差异,更兼他们文化基础和语言能力方面相对薄弱,为日常教学管理和交流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邵春亮不惮其烦,事必躬亲,他知道,万事万物,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圆,他决定先给学生创造一个高效严谨的管理环境,同时辅以亲切宽松的情感教育。  上课第一天,邵春亮对大家说:“从今天起,我们的班级就是一个新的大家庭了。我是你们的家长,你们彼此之间都是兄弟姐妹。作为你们的家长,我不是要树立权威,而是要真心地关心你们,呵护你们,你们有什么事情要信赖我,向我倾吐;你们之间作为兄弟姐妹,不是要你们在年龄和资历上搞排行,而是要情同手足,互相关心和帮助。大家目标只有一个——将来顺利从预科班毕业,升入本科!用心做人,完善自己,在更遥远的未来,为祖国担当重任,为社会创造自己优秀的人生价值!”  从那一天起,邵春亮就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立下一个告诫:一年之后,自己必须保证全班每个学生都顺利升入本科,决不让一人掉队!  只要是为了学生,邵春亮不仅严格地要求自己,也严格地要求别人,哪怕是他的好友,他也不惜为此得罪于人。有一次,邵春亮发现一位老师给预课班学生上课时,态度不够认真,水平也差强人意,他丝毫不顾及情面,坚持要求学校调换老师。邵春亮对这位老师说:“我没有权利要求你做得像我一样,但是我有权利请一位比你做得更好的教师。”只此一句话,令那位不服气的老师无言以对。  邵春亮面对众多学生,熟稔得简直就像是天文学家了解天空中的星斗一样,他能流利地说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民族、出生年份、学习成绩、家庭状况、经济收入水平……有一位2006届的毕业生回到家乡辗转多时后,终于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喀什市巴楚县税务局的公务员,可是在报到的时候,县人事主管部门却告知他:很遗憾,在审查这名考生的档案时,没有发现他的高中学历,由于学历不清,按规定不能录用……消息传到几千里之外的邵春亮那里,邵春亮立刻跑到学校档案室,请相关负责人帮忙查找原始材料。负责人找了半天一无所获,很遗憾地表示当初就没有该份材料。邵春亮一听急了,他大声说:“这名学生是5年前入学的,到预科班报到时,我认真看过他的高中档案,是个黄色纸袋子装的,里面有他的一份入团志愿书,一份高考登记表,还有一份高考体检表,当然也有高中毕业证……”最后,另一位资料员闻讯重新查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翻出了那个黄色纸袋子……
    二  “库都来提,你醒了吗?”凌晨的学生寝室里,鼾声不断。“哦,天哪,巴特尔,你安静点儿好不好?让我再睡一会儿,天还没亮哪!”“可是,邵老师规定大家每天早晨6点钟起床跑步啊。”“他每天晚上10点钟查完我们的铺才回家,又要备课到半夜,年纪那么大,还不得睡到早晨7点多才来?咱们再睡一会儿吧。”话音刚落,寝室门外响起一个亲切而熟悉的声音:“库都来提,你起床了吗?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这是邵春亮老师的声音。库都来提做了一个鬼脸,睡意全无,赶紧穿好了衣服起来跑步。  这是一个极普通的场景,可是在邵春亮的人生镜头里,几乎每天上演,循环了20多年。面对这一批批淘气又可爱的孩子们,邵春亮坚持每天早晨5点多钟就起床,步行三里路,从家中赶到学校叫醒学生,然后同他们一起跑步和出操。他被学生们誉为“最准时的闹钟。”邵春亮总是改不了急急切切、风风火火。20多年来,仅是从家里到学校这急迫的步伐和丈量着的路程,邵春亮为此磨损和穿破的鞋子又何止50双!邵春亮还利用晚饭后到睡觉前的这段时间跟同学们谈心,直到10点钟熄灯,他逐一巡查完床铺之后,才拖着疲惫了一天的身影回到家中。经常是由于回家太晚,住宅小区两米多高的大铁门已经上锁了,邵春亮只好吃力地翻门而入。有一次,他重重地从铁门上摔了下来,胳膊和腿上起了淤血,同学们知道后,眼含热泪地说:“邵老师您再别这样了,我们会听话的。”邵春亮一笑了之。  同样是摔伤了胳膊,如果发生在学生身上呢?蒙古族学生王刚踢足球,不慎将左臂摔成粉碎性骨折,住进了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邵春亮整整陪护了10天。这10天是怎样的呢?因为医院大门守得严,探视者早晨6点才可进入,邵春亮便早早起来,煮了鸡蛋和嫩苞米,守在门口。只要医院大门一开,邵春亮肯定是第一个走进住院部的人。他给王刚洗脸、擦身、打开水、洗衣服,一直忙到大夫查房时,再赶紧往家跑,照顾自己80多岁的老母亲吃早饭。有一次,同室的病友羡慕地对王刚说:“你老爹真好。”——“老爹?”王刚愣了一下:“那是我老师啊!”“老爹”的称呼,很快在学生中流传开来。  三  一个哲人说过: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必须要遵循理性与情感、物质与精神、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相结合的发展道路。近现代以来,无数有识之士和大教育家们都对此抱有深深的劝勉和呼吁。有的说:“教育应该兼具科学和精神两方面的力量。”“教育的最高目的是道德。”  邵春亮对此怀有深深的共识。在他眼里,对学生来讲,日常学习和生活中的人文熏陶必不可少,人文主义的核心是关乎情感中的爱,只有爱,才能使教育更完整。  一个从事理科专业教学的人,同时拥有深切的人文情怀。邵春亮自幼便热爱读书,尤其是中国古典文学和世界文学名著,他至今还保存着年轻时记下的文学阅读笔记,数一数竟有10本之多。 因此,当他得知自己的绝大多数学生至今没读过《红楼梦》、没读过《水浒传》,甚至也没读过鲁迅、沈从文等现代作家的优秀作品时,他吃惊之余禁不住暗暗着急起来。  邵春亮开始有意识地引导学生利用业余时间读书,读文学名著。每当考试过后,他发给学生们的奖品,不是别的,而是书,是《红楼梦》人物栩栩如生的小玩偶造型,是《水浒传》一百单八将的系列人物书签……他发现学生们还喜欢读韩寒、郭敬明的青春小说,他就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讨论,分析这些作品的优点和不足,指导学生正确的阅读。新年到了,邵春亮送给学生一人一张贺卡,贺卡本身也许并不重要,关键是上面有他的亲笔祝贺——邵春亮苦心孤诣、针对每一位学生的特点和心理,亲自编撰的一条条不同的贺词和佳句。他不仅要让学生感受到语言文字之美妙,也要让他们感受到人和人心灵之切近。  是啊,心之切近,那就是爱人如己,视学生如己出。20多年来,邵春亮培养的民族预科班学生达800多人,这些学生中,每一届,每一年,又有几人没在邵春亮老师家中吃过他和他老伴亲手烹制的丰盛饭菜呢?他们夫妻为此付出了多大的辛劳啊。  然而,有一次聚餐,却令邵春亮终生难忘。那一年,邵春亮相濡以沫、相爱甚笃达37年的老伴不幸过世了,她生前是大连理工大学的校医,多少年一直毫无怨言地支持和帮助邵春亮的工作,体贴爱护他的学生。在她过世后的多少天里,邵春亮忍着巨大的悲痛,每天超负荷工作。一个周末,他照例来到了预科班的男生宿舍,同他们交流学习心得,忽然,有几个学生找到他,拉起他就走,进入一家餐厅。邵春亮一再说,他已经吃过饭了,可这些学生还是要了一桌菜,又拖来一箱啤酒,齐齐地斟满酒杯。邵春亮和学生们对视了足有几分钟,大家都不说话。终于,一名叫阿齐塔的学生开口了,他说:“老师,您不该瞒着我们,师母走了,还有我们在。我们找不到劝说您的语言,但可以倾听您的诉说。”望着学生们宽厚的肩膀和一张张英俊、诚恳的脸,作为他们长辈的邵春亮竟像是一个孩子似的失声痛哭。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来自学生们反馈给他的炽热的情感和浓浓的爱!  1995年,年满60岁的邵春亮准备退休了。当时,社会上他的一些经商朋友和学生们纷纷登门,邀请邵春亮帮助他们搞一些技术实业,工作轻松,又待遇不菲。可同时,大连理工大学也做出了返聘他为礼聘教授的决定,请求他继续担任民族预科班的班主任,继续教授他的《电路原理》专业课。邵春亮同意了,他用行动表明,世上总有一种东西,是金钱买不来的,那就是自甘情愿的奉献精神!  四  邵春亮虽然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些民族学生身上,为了弥补担任班主任工作占用的时间,他经常挤占业余时间,利用假期、休息日进行备课、编写教材、撰写论文等,不断提高业务水平。他主讲的专业课《电路原理》,教材和辅导材料是他亲自编写的。这门课本来枯燥难懂,可他讲得深入浅出,生动精彩,同学们评价说:上邵老师的课,就一个字:“爽”!  多少个昼夜,邵春亮精梳细理,有的放矢,他发现面对学生传授的专业教材,要么不够完善,要么存在空白,于是他就利用课余时间为学生亲自编写了厚厚的《电路分析学习指导》等诸多教材和辅导材料。在课堂上,为了调动大家的关注力和积极性,避免呆板沉闷的学习气氛,他坚持每堂课站着讲课,身不落座,常常是一堂课下来,双腿酸软,汗流浃背。他这样坚持站着上课,竟一站就是20多年,硬是从50多岁站到了70多岁。    五  转眼,邵春亮74岁了。回眸担任民族预科班班主任这20多年,邵春亮想起了他第一年担任首届民族预科班班主任时立下的自我警诫:不让这个班的学生有一个掉队。如今,他培养了600多名学生,竟没有一个掉队,全部升入本科!  他收获的远远不止这些。20多年来,他收到了几百封来自学生和家长的感人肺腑的信件,以及上千个热情洋溢的长途电话。  已经分配到新疆工学院工作的维吾尔族学生希望在信中说:“我现在仿佛离开了一位亲人,一给您写信我就要哭……”哈萨克族学生冶成在信中说:“邵老师,您太累了,也太不容易了,原来是一头乌发,带了我们5年就全花白了。您放心吧,工作中我一定会学着您的样子,树立理想,关爱别人……”学生阿丽娅说:“邵老师,我们在您铺设的人生道路上坚强着,努力着;我们在您生命的光辉里灿烂着、幸福着。我们不会辜负您的爱,我们会努力成为一个全面的人,努力建设我们美丽的家乡……”学生家长、新疆军区退休干部王凤兰说:“邵老师,您让我们懂得了什么是平凡中的伟大。是您和许多像您这样的老师,启迪了孩子们怎样做人的思考,照亮了无数家庭的希望……”  还有许多家长纷至沓来,当面表达最由衷的感谢,他们操着不同的民族语言,表达同一个祝愿:“扎西德勒,扎西德勒!”“热合麦特,热合麦特!……”  这几百名学生,就是数不清的火种,他们分撒在祖国的边疆各地,呈星火燎原之势,传递力量,也传递爱的光芒。他们中,有的是工程师,有的是财经专家,有的是人大代表,有的是大学教授……有的就是祖国建设队伍里的普通一兵……然而无论他们在何种岗位,那种合格的专业技能,那种以人为本的情操,那种人文主义的理想,都不仅在激荡着自己,也激荡着更多的人……  邵春亮所在的大连理工大学,连续三次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集体”荣誉称号,邵春亮本人也多次获得“辽宁省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大连市优秀教育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找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下面是沉静而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这是邵春亮很喜欢的一首诗。他以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一个普通教育者的精神。他现在,以74岁的高龄,仍在教育事业航行——因为他坚信,只有爱,才能使教育更完整!  我们有理由向他致以深深的敬意!

中国教育报头版  本报记者 刘玉
  在大连理工大学校园里,每天早上6点,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会准时出现在少数民族班的宿舍前,然后和一群黑头发的年轻学生一起去跑步。这样的情景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整整持续了23年!今年74岁的邵春亮教授,从51岁开始做民族班班主任,直到今天,仍然在这个岗位上辛苦并快乐着。  1986年9月,大连理工大学电子系首次迎来了在新疆招收的38名民族预科班学生。系领导经过慎重选择,决定由邵春亮担任民族班班主任。因为“民族问题无小事”,“带民族班,就得选邵春亮这样教学和育人都过硬的人”。  当时,有着30年党龄的邵春亮已在大连理工大学工作了30年。他讲的电路原理课是学校的品牌课,他任辅导员的班级是同年入党人数最多、考研人数最多的班级。当时,邵春亮51岁,在大学里,这个岁数正是一名专业课教师搞课题、出成果的盛年之期。带上这个班,就意味着每天要与付出、责任为伴。  然而,邵春亮还是果断地接下了这个任务。也由此从一位整天埋头教学科研的教授,转型为照顾一群大孩子饮食起居的“老爹”。退休后,他没有颐养天年,而是接受学校的邀请,继续带民族班。不经意间,竟创下了全国年纪最大的班主任的纪录。  民族预科班的学生年龄较小,自我约束能力较差,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民族风俗、宗教信仰、生活习惯更是千差万别……“怎样才能教好他们呢?”邵春亮从当民族班班主任的第一天就在琢磨。  “用爱,爱是教育的出发点,爱也是教育的归宿。”这种观点支撑着邵春亮一路走来,并不断地升华为“尊重+爱护+研究”的民族班教育模式。23年来,他带过的40多个少数民族的600多名学生,全部顺利升入本科。  学生们刚来时都充满了好奇。晚上不想睡,早上起不来。邵春亮决定从培养学生正常起居习惯入手。每天早晨,他把学生一一叫起,陪着他们一起跑步。白天,他把自己手头的工作都拿到教室里做。几乎每节课,他都悄然地坐在教室最后面,对学生学习态度、学习纪律了如指掌。晚上等学生鼾声渐起,他才悄悄离开。  一次,他照顾学生睡着后,回家太晚了,住宅大门已上锁。没办法,只好翻门而入,却从铁门上重重地摔下来。学生们知道后,心疼地说:“老爹,您别再来了,我们听话。”“老爹”是学生们对邵春亮最愿意使用的称呼。  那一年,蒙古族学生白洋本考进大连理工大学民族预科班。报到第一天,刚踏进寝室,就看见一位白发老人热情地迎上来:“白洋本,你来啦!”白洋本非常惊讶: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后来才知道,邵“老爹”在接新班前,都要反复熟悉每个学生的资料,从名字、民族、家庭、毕业中学、习惯、爱好,到照片上的长相特征。  所以,第一次见面,邵春亮就能准确地叫出每个人的名字。  邵春亮的家备有足够的碗筷,因为学生们经常光顾。只要有学生来,邵春亮的老伴就提前用碱水把所有的炊具彻底清洗一遍,然后完全按清真标准配菜。最后是老两口微笑地看着学生们“大快朵颐”。  邵春亮的班主任工作成绩令人钦佩,其专业教学水平同样令人佩服。他教“电路原理”课,每次上课,130人的大教室都坐满了人。他的课堂上,学生全神贯注,鲜有迟到、早退或逃课现象。每堂课他都讲得激情洋溢,即使大冬天里,一堂课下来,他也总是汗流浃背。  问邵春亮教授为什么对带民族班如此“痴迷”?他说:“你去西部那片热土走一趟,亲自感受一下那里的人们对发展繁荣的渴望,你就没有理由不关心爱护来自这些地方的孩子们。父母大老远地把孩子托付给我们,我怎么也得让他们放心啊。将来学生成才,就是对咱们这些老师的最大回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