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远,也圆

姜姜遇到嘉志的那年,是十六岁。

2

那年,因为父亲工作调动的缘故,姜姜被迫离开上了一年的高中,去到县城口碑最好的中学做了插班生。

开学的第一天早上,老班占用早读时间开始排座位。

进班那天,恰好赶上体育课。班主任急匆匆把姜姜送到班级门口,告诉她座位位置就走开了。姜姜一个人看着空空如也的教室,干净整齐的桌椅有些无所适从,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她所熟悉的样子,甚至没法儿说喜欢或讨厌,只有陌生与未知。然而,正当姜姜垂头丧气开始整理书本时,教室的门被推开了。

学校为了提防学生早恋,专门规定异性不能坐同桌,如果恰好男生和女生是奇数,那恭喜你们,可以有幸在此成为令人艳羡的异性同桌,倘若以此为缘分,到真希望你们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

姜姜抬头,看见一张汗津津,白净清秀的男生的脸。男生显然没料到教室有人在,愣愣看了姜姜两秒,才微微朝她点头笑笑,算是打招呼,然后抱着篮球去自己座位上翻找什么东西。等姜姜回过神,男生已经找到东西重新去上课了。姜姜恍惚间觉得,刚刚被推开的不是教室的门,而是异次元的门,走出来的简直就是夏日友人帐里的西村悟嘛。那一点点恍惚,像冬日午后翩然停在睫毛上的一小束阳光,让人眩晕,也让眼前的陌生与未知有了暖意。

然而,我们班不是,听说隔壁班也不是,我真的很怀疑,学校招生办在招生的时候,对招录男女生的数目是奇是偶很重视,并且在分班的时候,虽然做不到男女比例均衡,但一定可以做到不多不少一个班里不会有一个男女生坐同桌。

第二天老师点名后,姜姜知道了男生姓名。是彭嘉志。嘉志,是楚辞《九叹》里“昔皇考之嘉志兮”的嘉志吧,美好志向的意思,姜姜想。姜姜爱看书,喜欢古典文学,但还是不得不遵从父母“以后好找工作”的意愿选了理。那时候,文理已经分班,理科班里自然是男生多女生少,可班主任为了严防早恋管得很严,座位,甚至站队都排得泾渭分明,从不允许男女生离得太近。而学号是没法儿排的,偏巧,姜姜进班时没分学号,用的是一个已经转班的同学的学号。那个同学正是嘉志之前的同桌。所以每次考完试老师按学号挨个儿找他们谈话时,姜姜出来后都要帮老师叫嘉志。

一个班五六十人站在教学楼前,顶着初升的朝阳,一对男生一对女生轮流走进教室,从靠窗台的第一组到门口的第四组,然后从前往后依次坐下。

于是姜姜开始对考试有些隐隐的期待,每到那时,她都能心安理得地和嘉志有一点小交集。而那些小交集会因每次情况不同在姜姜心里分门别类:如果老师谈话是自习课,姜姜就得一步步尽量轻地走到嘉志座位旁,拍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个眼神;如果是课间,姜姜就可以大声一点叫他的名字,看他回头冲自己笑着比出一个谢谢的手势。这两种情况姜姜更喜欢第一种,因为能离更近地看他的脸,他的表情,每一次姜姜都在心里把它们变成剪影,好好藏在记忆里。姜姜小心翼翼地将学号视为一种冥冥中的缘分,带着宿命的味道,气若游丝地漂浮在她和嘉志之间,很甜,也很远。

我坐在了第一组的第一个座位,等老班跟着小妞和最后一个男生走入教室的时候,所有同学的座位皆以分好。为了严明纪律,老班指定了几个在军训时候比较活跃的同学做了班干部,又根据中考成绩指定了各科代表和组长。

姜姜综合成绩很高,大小考都能进前十。而嘉志只有生物成绩很好,并且爱偷懒,常常早晨到教室抄作业。姜姜是小组长,就抱着一摞作业本东摇西晃磨磨蹭蹭,等他抄完了再收。嘉志也不傻,放学后买支冰棒嬉皮笑脸递给她,以示感谢。一来二去两人话渐渐多了起来,但也只是发乎情止乎礼,纯洁革命友谊的对话,却也足以使姜姜满心欢喜,充满动力。

永利电玩城首页,第一组的组长是孟以晴,哦,孟以晴和我是一个组啊,我的组长是孟以晴,我以后要归孟以晴管啊。

嘉志是走读生,姜姜住校。姜姜每天都起得很早,在校门的紫藤长廊上一边背单词,一边等嘉志,然后若无其事地跟他打声招呼。

每天孟以晴都会到我的桌前收作业,我也只是抬起惺忪的睡眼从抽屉里抽出作业本交给她,然后继续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

这样处心积虑的若无其事一直持续到毕业。只能如此了吧,姜姜想。那么想的时候姜姜有些失落,又不太确定自己真的有期待过什么。

最讨厌的是英语早读,英语老师总是会选在这漫长的四十分钟里进行单词默写。组长要在默写结束的时候将默写单收起来交到讲台上,每次孟以晴到我跟前,我都会拜托她让我多抄几个单词,孟以晴很好说话,安静地看着我匆匆忙忙从书里面找出几个单词零星地点缀在自己的默写单上,为了不被老师当场发现自己默写单上形单影只的英语单词,我有意将自己的默写单放进孟以晴手中整体的默写单中间。

毕业后,姜姜去了东北学金融,嘉志在滨州读医学院。期间,两人各自恋爱又分手,交集仅限于QQ上偶尔闲聊,像陌生又熟悉的朋友,说说高中的糗事,彼此的近况。直到,那个暑假,姜姜因为学校活动去了滨州,活动结束心血来潮想去西塘、苏州逛逛,便随口问嘉志要不要一起去。没想嘉志却干脆利落地答应了。

孟以晴并没有因我弄乱默写单而不高兴,双手握着默写单的两侧在我的桌子上弄整体之后,若无其事地转身交给站在讲台上的英语老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