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 1

蜚声海内外的禅修道场—中台禅寺

皆仁法师

永利电玩城 1

最近翻看灯录,唐代的禅师宛若璀璨的星辰,熠熠闪耀在唐朝的夜空。而宋代则慢慢式微,到了明清时期禅宗就渐渐衰落了。

在台湾,中台禅寺是一个蜚声海内外的禅修道场,中台一支香的佳话流传不绝,遍布在世界各地的禅堂利益了无数的学人。今天就来一起走进中台禅寺。

细细思量个中的因由,也许原因有很多。但是慢慢捋清思路之后,发现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农禅家风的式微和禅堂的流变。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说起中台禅寺的建造与发展,要从一个人说起。那是1963年秋,在基隆十方大觉禅寺,一位年轻的行者从一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临济宗法脉嫡传弟子灵源长老披剃出家,字号知安,法名惟觉。1964年,惟觉法师在基隆十方大觉禅寺圆受具足戒。出家后矢志苦行,朝夕不倦,遂深契实相念佛,禅净一如的至理。1970年初,于台北县万里乡山中潜迹闭关,住茅棚、着纳衣、食粗蔬,苦修十馀年保养圣胎。1982年产业道路开发,游客相访,请法后深蒙法益,相传之下慕道者日增,因大众恳请出关弘法利众,始出茅蓬,辟建灵泉寺。1987年有四个人出家后,成为灵泉寺的第一批僧众,请法供养的在家居士也有两三百人。惟觉老和尚亲自带领弟子,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翻盖一间小小的玉佛殿,举办了灵泉寺第一次的禅七,参加的僧俗弟子约有二十多人,此次极小规模的禅七,揭开了中国禅宗的新史页,民国八十年十一月,一连四十九天无间断的七期禅七,震撼了海内外佛教界。应机施教,禅法极为活泼圆融,并无固定形式,往往一棒一喝,一言一举,乃至一默一止,都可使学人受益良多。在禅七中,惟觉老和尚开示数息、参话头、中道实相三个法门,以指导学人禅修,直契心性。惟觉老和尚躬亲主持禅七近百次,亲炙学人逾数十万人,涵盖行政、工商、教育、司法、文化、科技、艺术、医学、传播等各界。海外僧众及居士返国参加者亦不乏其人,并恭请惟觉老和尚前往美加主七。近世以来,禅法隐没,禅师难遇,惟觉老和尚以禅七指示禅修之正途,由是扬声海内外,普传心法。除了禅七之外,惟觉老和尚也常应各界之邀请,开示佛法。每年的无遮法会、弘法大会,吸引成千上万的社会人士前来听闻佛法,许多人在惟觉老和尚慈悲、智慧的摄受下,蒙获法益,踊跃布施房舍供作道场,接引初机,对于转移社会风气、净化人心发挥莫大的功能。随着皈依的四众弟子人数骤增,为了安僧度众,乃决定筹建中台禅寺。1994年奠基,终于在2001年9月1日正式落成启用。落成后随即举办世界宗教文化交流研讨会及传授三坛大戒暨在家菩萨戒会。随后,并陆续举办海峡两岸艺术文化交流研讨会、大陆佛教学术参访团座谈会,以及中台禅寺宗教艺术文化参访团等交流活动。惟觉老和尚日夜奔波,宵衣旰食的辛劳,弟子们请惟觉老和尚稍作休息,他老人家总是说∶这是我该做的。中台禅寺建设完成,惟觉老和尚法缘更见殊胜广远,各界显达素仰惟觉老和尚智慧德行,来寺拜会者络绎不绝。久闻中台禅寺禅法及建筑之美的参访团体,更遍于各阶层。声名鼎盛宗风大振中台禅寺规模庞大外观融中西工法,寺顶高耸壮观,更是让信众们赞叹。刚落成就中台禅寺便荣获2002年台湾建筑奖,2003年国际灯光设计卓越奖。由侧面看中台禅寺主体建筑彷彿是一位禅坐的行者,正面外观则像蓄势待发的喷射机,象征禅宗顿悟自心,直了成佛的无上心法。。惟觉老和尚与名建筑师李祖原居士对于中台禅寺的建筑内涵融合了中西工法,并且运用直了成佛的顿悟法门因次第尽的渐修精神,还有古代丛林的风格,将艺术、学术、宗教和文化融为一体,却不失禅宗的风格,令人为之赞叹;中台禅寺除了建筑令人赞赏,硬体设备也相当完善,有禅堂、四天王殿、菩萨殿、三世佛殿、讲堂、知客室、大寮、斋堂让信众参拜、使用。中台禅寺另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寺内不燃香火。寺庙室内照明以灯光代替,人们走入寺庙,更象是来到一个大型的佛教博物馆。在功能定位上,惟觉大和尚创立的寺庙还在传承佛教进行探索,中台禅寺开设的禅修班在很有名气。中台禅寺在台湾各地建立了近百个精舍分院,几乎辐射到每个社区,专门用于开设禅修班。并在美国、日本、菲律宾等国家地区创办分院,传播禅法,将禅的清凉传递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佛法浩瀚广大,惟觉老和尚取其精要,亲拟三环一体、中台四箴行、佛法五化之教化理念,作为弘法标竿、修行准则,建立中台禅寺宗门道风。佛经云:欲成道者,必修三事:教理、福德、禅定,惟觉老和尚依循佛陀遗教,欲令僧众确立知见,落实修行,以福德、教理、禅定,做为僧众教育的方向。教理以定知见,福德以为资粮、禅定以明心性,僧众们于三环一体的教育中,回护用功,解行并重,以成就内证无上解脱之道,外行弘法利生之大业。微妙高深的禅法,不离行住坐卧的践履,为落实佛法生活化,惟觉老和尚特为四众弟子开出中台四箴行对上以敬、对下以慈、对人以和、对事以真作为日常行持之圭臬。以敬来去除我慢习气;以慈来去除自己的瞋恚心;以和来除去粗暴心,化解暴戾之气;以真来去除虚伪。真正落实四箴行,不仅利己利他,修行也必定能有所成就。面对二十一世纪多元的现代社会,佛法在新时代的脉动中,也必须以更多元的方式展现,方能应机施教。因此,惟觉老和尚提出佛法五化──学术化、教育化、艺术化、科学化、生活化为弘扬佛法的方向,呈现出佛法的丰富层面,以接引更多现代人修行学佛。期望将佛法藉由学术、科学、教育、艺术、生活表现,使大众从不同角度,认识佛法,契入真理,开启人人自性中的慈悲与智慧。惟觉老和尚深谙教化之重要,积极推动僧众教育,以培育弘法之僧才;广设精舍、推动各项法会及演讲,以落实社会教育;创办普台国民小学、普台高中,以推展全人教育。藉由僧众教育、社会教育、学校教育三大领域,将佛法落实于各阶层中,令大众皆能获得佛法熏陶,以达安定人心之效。大众参学法水流长法水东来,传至六祖,一花开五叶,祖师辈出,道场林立,无上心法遂于中国广为弘传。禅宗祖师为求悟明心地,特于禅堂内苦参实究,立限七日以克期取证,此即为禅七。戒显法师亦曾言:欲期克日成功,则非立限打七不可。而近代高僧来果禅师、虚云老和尚亦多次举办禅七以接引学人。惟觉老和尚承此如来教法,及诸祖所传,于民国七十六年,在万里灵泉寺之小玉佛堂,举办一次历史性的禅七。此次禅七规模虽小,却使沉寂已久的禅宗重现于台湾。至此,老和尚常年不断地举办禅七,民国八十年底一次连续四十九天的七期精进禅七,掀起了禅法风潮,点燃了佛种曙光,更震撼了海内外佛教界,吸引各界人士,前来参禅问道。如今在中台禅寺,每逢寒暑假,必举办精进禅七,而每次报名打七人数上达千人。学人在此一广大清净道场,禅修静坐,相信必能明悟本心,一睹心中灵台。老和尚秉持广传禅门心法的弘愿,不分社会阶级,不拘男女老少,只要有心想一饮曹溪法水者,即以禅七接引,让人人皆有机会亲见佛心世界,遨游佛法殿堂。所以老和尚除了每年举行僧众精进禅七外,历年来针对社会各阶层、行业,分别举办不同性质的禅七,目的即是希望透过禅修,将佛法的智慧运用在个人的职场,圆满世间的事业,同时对社会风气也发挥潜移默化的作用。所以,每一场禅七,皆有其深具的涵义。例如:教育界禅七将定心、净心、明心的治心之道,传入校园,让教育融入佛门心法,从心性上的提升,来贯彻教育理念。企业界禅七外在的明珠,会遗失;只有自心的这颗宝珠,永远不会遗失。一旦契悟这念心,才是真正的大富大贵。司法界禅七为善为恶,心之用;明是判非,心之用;不思善、不思恶,则是心之体,才是自家的本来面目。建筑界禅七外在的楼房,盖得再高再多,总归会坏;只有契悟这念心,才是为自己打造永不变坏的真实宝屋。医疗界禅七看尽他人人生中的生老病死,是否返观自己心中念头的生住异灭?能观的这念心就是了!福田禅七平日勤修福德,今日专修定慧,真正落实三环一体的修行理念。大专青年禅七生命的真理不须外求,知道用功,知道作学问,知道打坐的这念心,时时刻刻都能明白作主,就是生命的真理。1993年,应台北市教育局之邀,在灵泉寺为七十多位国小学童举办禅修营。及至今日,每年暑假的小星辰儿童禅修营,每次都吸引上千名孩童及大专青年参加。1994年,创立中华民国大专青年禅学会,定期举办大专青年禅修活动,每年专为大专青年举办星灯营,引领大专青年体验清凉自在的禅风。中台禅寺专注于指导中台禅寺各分院精舍禅修班教材,拟定初级、中级、高级禅修教本,于精舍禅修班课程中教导社会大众禅修及佛法正确知见,精舍学员除了每年固定的禅七用功,更有不定期的半日禅、一日禅共修,以及中台禅寺终年不断的中台一支香,期透过种种禅修教育,令大众皆能契悟心性本具,人皆可顿,当下即是,个个成佛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透过禅七,让学人重新认识自己,了解生命的真实意义,进而同入佛智,共证毗卢性海。从初次的二十多人禅七,到近年每次千人的禅七,至今已有三万多人次透过精进七日禅修,洗涤烦恼尘垢,进而定心、净心、明心,寻回生命的活水源头,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所在。

在唐代时,有武宗灭佛之祸,大禅师们纷纷入山以避法难。而宣宗之后,佛法日隆。

百丈禅师顶着被骂破戒比丘(因为掘地坏鬼神村,且容易踏生草)的恶名立清规之后,农禅之风益盛。

值得一提的是,在唐代的时候,出坡是常事,而修行则是大众僧人的日课。

永利电玩城,可以说当时禅师们的修行已经融入了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之中,根据灯录中的描述:无论是早斋过堂,上堂听法,入堂打坐,出坡劳作,还是晚上的坐禅,甚至于贯穿禅寺全年的大大小小茶会之中,都可以见到禅师们的修行摄心。

而堂头和尚的考校则是无处不在,可以是在出坡时,也可以在生活不经意中的一个小细节中,学人如果稍有不慎,就会被戳中修行最为薄弱的地方,从而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

当时禅师们的交流也相当地频繁,常常见到禅师们游方参学,而他们的参学绝不是游山玩水,他们除了每日赶路之外,念经诵经打坐的功课可是一点不落。见岩头禅师和雪峰在参学路上的公案,就知道他们哪怕是在路上也是没有丝毫松懈的。

所以古德说:“大事未办,如丧考妣*(见《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就是这个道理。

学僧在多位禅师之间的参学大大增长了眼界,使得他们的风格不仅仅局限于一种,而是多方面多角度的,这更有利于日后接引学人。关于这点,我们从禅师们灵活多变地接引学人的方式和方法就可以得知了。

正是因为有如此灵活多变而处处不离修行的历练,所以在唐代,大禅师们层出不穷,甚至连宰相为首的士大夫们都以与出家人交游为荣。

在宋代,禅堂的规制出现,现在我们还可以在当初入宋求学之后返回日本弘法的一些禅师所建的禅寺中见到宋代禅堂的遗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