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大文豪苏子瞻

By 吕彤晖

北宋大文豪苏轼人物生平,早年经历,进京应试名动京师,自请出京,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东山再起,再到杭州,流落儋州,最后结局。

不说林语堂大师的《苏东坡传》,不说课本上苏轼的字字珠玑,也不说遍布中外的东坡迷,单是前一段时间央视的《苏东坡》,便掀起了一场横跨千年的邂逅——一场生命与明月的邂逅。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其中我们穿插一下,名字里的子,和号都什么意思。名字是书信或正式的官家文书上用的签名。另外的一个字是,供人们在口头或平时文字上的称呼。普通人对一个人礼貌的称呼是称呼字而不是姓。而后缀以先生一词。比如东坡先生。北宋文学家,书法家,唐宋八大家之一。父亲
苏洵,苏轼,弟弟苏辙,史称三苏。

最是那赤壁下,月色与水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早在青少年时代,聪颖好学的苏轼便“奋厉有当世志”,具有报国安民的雄心。(1057),年仅二十一岁的苏轼与弟弟苏辙同科进士及第,以其卓荦不群的才华而名震京师,深受文坛领袖欧阳修的赏识。这期间还有一个故事,就是欧阳修当时是主试官,他看到苏轼的文章,以为是弟子曾巩所作,所以故意给了第二名。得知是苏轼的文章之后,特别的欣赏苏轼。苏轼刚刚在京城崭露头角。

——写在前面

然而,就在此时,其母程氏病故,苏轼立即与父亲、弟弟回乡奔丧,并在家守丧两年。此后十年,苏轼又先后遭受丧妻、丧父之痛,仅仅当过三年多的凤翔府签判。熙宁二年(1069),宋神宗以王安石为参知政事,开始变法。尽管苏轼主张革新政治,却力主渐进,坚决反对王安石的变法,因而引起新党的不满。苏轼历任地方官,看到新法推行中的若干弊病,常常作诗讥讽,更激化了与新党的矛盾。

他,惊才艳绝,年少成名,之后却是跌宕起伏、峰回陡转,他临江叩竹,晴朗如仙,却又不拒世俗,悲悯众生;他,孤傲如竹,昂首达雅,却也泥泞一身,辗转烟尘……

在京城任职之后,1071年王安石变法便自请到杭州,后1074年又到密州,在此期间写了水调歌头,和江城子密州出猎。元丰二年(1079),新党中的投机政客以“谤讪新政”的罪名将他逮捕,企图将他置于死地,这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经过多方营救(包括已经退隐的王安石的上书营救),苏轼被责授黄州(今湖北黄冈)团练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签书公事。这是他在政治上遭到的第一次重大打击。神宗死后,哲宗嗣位,高太后控制朝政,以反对变法的司马光为相,苏轼也被起用,先后任中书舍人、翰林学士知制诰,官至礼部尚书。旧党尽废新法,苏轼则有所保留,主张兼用所长,这又引起旧党的不满,他只好一再要求出任地方官。高太后去世后,哲宗亲政,早已变质的新党重新得势,苏轼连连遭到打击,先后被贬到惠州(今广东惠阳)、儋州(今海南儋县),成为被放逐到天涯的孤臣。直到元符三年(1100),他才受命由儋州渡海北返,次年便离开了人世,享年六十五岁。总之,苏轼的后半生一直处于新党与旧党斗争的夹缝之中,几起几落,饱经忧患。虽然他任地方官时有所作为,但却远远没能实现其富国强兵的抱负。晚年的他,更是境况凄凉,令人悲叹。

不思量,自难忘。

参见:乌台诗案

常言有,最恨海棠花无香。而于此人一生,看者最恨最疼的,怕就是赫赫有名的“乌台诗案”:小人作祟,一夕之间,苏轼从前途大好的青年才子,零落成不知生死的阶下囚徒。朝暮忧患、前途未知……唏嘘之外,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是命运的磨砺。所有的刀光剑影,只要还活着,就会成为灵魂的升华。

七月二十八日,上任才三个月的苏轼被御史台的吏卒逮捕,解往京师,受牵连者达数十人。这就是北宋著名的“乌台诗案”(乌台,即御史台,因其上植柏树,终年栖息乌鸦,故称乌台)。杖藜裹饭去匆匆,过眼青钱转手空。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讽刺青苗法

谈起苏轼,首先想到的是那千古难遇的斐然才情,之后才是同样少见的几番大起大落。可若是捧一杯香茗安坐,回想这已去的青竹人面,念出来的,却是他坎坷波折的生涯,而那卓卓才华,则是揉进其间。

乌台诗案这一巨大打击成为苏轼一生的转折点。新党们非要置苏轼于死地不可,救援活动也在朝野同时展开。不但与苏轼政见相同的许多元老纷纷上书,连一些变法派的有识之士也劝谏神宗不要杀苏轼。王安石当时退休金陵,也上书说:“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在大家努力下,这场诗案就因王安石“一言而决”,苏轼得到从轻发落,贬为黄州(今湖北黄冈)团练副使,“本州安置”,受当地官员监视。苏轼下狱一百零三日,险遭杀身之祸。幸亏宋太祖赵匡胤时定下不杀士大夫的国策,他才算躲过一劫。

一. 政治生涯: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在1079年发生乌台诗案,被抓入狱。因为有讽刺青苗法诗句:山村五绝:杖藜裹饭去匆匆,过眼青钱转手空。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1079年又被贬到湖州和黄州。其中在黄州的这几年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处世原则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人生境界也更加高了。在东坡上开荒种地,又修了一间书屋,自号:东坡居士由此而来。

最想谈的是黄州那份“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乐观达然,却又觉着该着墨说一说其前后的因果所以然。

黄州外有赤壁山,所以写了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和《念奴娇.赤壁怀古》。

1.黄州前:天下无双,却命途多舛

永利电玩城 ,而后高太后执政,打压新法,但苏轼新旧都有优势可以互相结合,在司马光去世之后,对于朋党之争,他又自请到杭州。再次期间修筑堤坝,后又调到扬州,哲宗即位高太后听政,因此被调回朝廷。但在高太后去世后,哲宗又推行新政,所以他又遭到排挤,59岁的时候被贬到惠州,后又被贬到海南,生活困苦。徽宗即位后,新旧和解,但是这时候苏轼被调回朝廷,最后又被派到江苏常州,而后死于常州。苏轼一生中起起伏伏,他的起伏完全是跟宋朝的朝政和时局发展息息相关。

让众人如数家珍的苏东坡的生平大事里,最早的一件,大约是科举考试,欧阳修将苏东坡的文章评为第二这个故事了。彼时,虚无浮夸之风盛行,而苏东坡却标新立异,文笔优美且言之有道,完全是“妖艳贱货”里的一股清流,甚得考官之心。欧阳修作为主考官,也是爱不释手,认为此卷第一,但由于他误以为此文乃自己弟子曾巩所作,为了避嫌,给了第二。

苏轼三任妻子:

科举之后,苏轼名扬开封。然而,之后却从老家传来母亲过世的消息。

如果说王弗努力在苏轼的仕宦生活与处理人际关系工作中给予苏轼深深地关注和帮助;王闰之在苏轼经历大起大落的人生沉浮中,认同了苏轼的人生价值观,让他感到家庭的温暖与和谐;那么,王朝云则以其艺术气质,能歌善舞,对佛教的兴趣和对苏轼内心的了解与苏轼相投契。

于是,苏轼开始守制。

王弗,苏轼的结发之妻,四川眉州青神人,幼承庭训,颇通诗书。年16岁时,嫁给苏轼。她堪称苏轼的得力助手,有“幕后听言”的故事。治平二年五月(1065)卒,年方27。

到了二十四岁,苏轼入仕了。

姻缘:北宋年间,中岩有座书院,青神乡贡进士王方

虽然前几年,无甚政绩,但基层的工作,让苏轼了解了百姓疾苦。

北宋年间,还有一位声名显赫的诗人,王安石,他同时也是一位政治家、改革家。诚然,因檀渊之盟等北宋与辽、西夏的合约,使得北宋愈加贫弱,变法迫在眉睫。年轻的宋神宗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欲富国强兵。这两人一相遇,干柴烈火,变法如火如荼地展开了。朝中势力分为了两派,一方是以王安石为代表的新党,手段激进;一方是以司马光为代表的旧党,强调稳健。

苏轼当时,站在旧党一派。

如今,站在千秋之后,可以说,苏轼很特殊地不该简单地归为其中任意一党。他反对的是这份仓促,而非变法本身。而在彼时的两党之争中,新党如日中天,苏轼被弹劾,最终外调。

入仕十年,看似一无所为,苏轼心中也颇为怅然,殊不知,政治上的几波打闹,已让他初显成熟、心境渐平。

他在杭州寄情山水,另一边朝堂之上,变法弊端大露,改革受阻,王安石辞去相位。

任期满后,苏轼调为密州知州。这一次,作为地方首领,他大展身手,为国为民,做出一番业绩:治理蝗灾,严惩盗贼,并“老夫聊发少年狂”,带领百姓,练武备战。

之后徐州抗洪,又赢得一方百姓爱戴。

然而在下一个到任地点,心直口快的苏轼,在上任谢表中略发牢骚:“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这被小人作为导火线,引发了“乌台诗案”。此时,朝局也已大变,新旧党的纷争告一段落,权势之争成为当前斗争中心。

苏轼入狱后,不断有人再度构陷,也不断有人加入营救,例如王安石。终于,在一百三十天后,苏轼得以重见天日。此后,他和儿子快马加鞭赶到谪地黄州。

2.黄州: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总觉得,黄州可以算是苏轼的第二故乡。在这里,经历濒死之境的他开始寻求心灵的慰藉,除了佛家的看破,同时也迷醉于道家的洒脱。

精神世界有了充盈的寄托,物质层面却是捉襟见肘,因为苏轼作为犯官,并无正常薪水可领。一年的时间,坐吃山空。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曾为文坛新秀,得过皇上青睐,矜傲地表示“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在一家温饱面前,他做到了面朝黄土背朝天。先是在朋友的帮助下,领了一块废弃的官地,丰收之后,又生了买田的念头——毕竟,官田不是自己的,随时可能被收回。有一天,在相看土地的途中下起了雨,就有了那首声名远播的《定风波》,“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虽然身为犯官,并无权力,但苏轼一颗忧国忧民的心从未老去。发现有贫寒家庭溺死婴孩,他广为奔走,发起救济。

此外,苏轼还不忘著书解经,例如《论语》、《易经》等经典的解读。他对自己的著作甚为满意,自赞曰“颇正古今之误,粗有益于世,瞑目无憾也”。

关于黄州,放在最后说的,是那赤壁——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赤壁,是那“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的赤壁,是那“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赤壁。

苏轼每到一地,必要游山玩水、遍访名胜佳迹,可没有第二处走过的风景,比得上他为赤壁所创造的声名;他写过那么多的赋里,也没有第二篇比得上《赤壁赋》的流传与颂扬。尤是那一句,“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更罔论《后赤壁赋》等其他诗赋。

月色与水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仰之,是峭削的壁立千仞;俯之,是秀美的无欲则刚。而你,胸膛温暖,眉目含笑,以清风携着一叶扁舟的月色,款款而来。天地之间,充盈着你若星辰大海的气息——我心向明月,任尔南北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