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全部的光阴都来吧 东博书院 孔庆东

明白博客是怎么回事了,想金盆洗手不干了,可是那样好像很对不起革命群众似的,谁愿意背上始乱终弃的恶名啊。所以就坚持着,何况有些傻人坏人都出来了,咬住枪口不放松,不扣扳机都不行啊。牛二对杨志说:“你他妈真无耻,跑这儿卖娘的什么刀啊?你这要真是宝刀,你给我去把那暴君杀了!不杀?不杀就说明你跟暴君是一伙的,装什么梁山泊革命党啊?要不你就学学人家高毬教授,老老实实做学问,要不你就学学汪精卫,刺杀个大臣给我瞧瞧。你说你这是宝刀,有材料证据吗?我哈佛工程系毕业的,怎么不知道啊?给我开个书目看看。你他妈又想出名,又不敢当人体炸弹,北大怎么出你这种骗子啊?你今天不给我解释清楚,甭想走。我今天说累了,明儿还来。今儿我化名牛二儿,明儿我化名猪三儿,咱光脚不怕穿鞋的,活活累死你。武松打虎你知道吗?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你知道吗?宝玉挨打你知道吗?什么学问都没有吧?你这个上校怎么当的啊?四人帮是坏蛋你都不懂,宝刀肯定是假的,有本事,冲老子这美国进口的脖子,你来一刀啊!”杨志一听就吓跑了,牛二天下无敌,被誉为世界上最勇敢最孤独最犀利最正义最清醒最牛二的思想界权威。今天一个毕业的学生来信说:“博客上的一些宵小,您教训一下也好。权当舒筋活血了。”我其实哪有那功夫,雪村唱道:“我忙啊我!”当年陈平原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那么多人,咱启蒙得过来吗?”钱理群老师说:“启蒙,是要付出巨大牺牲的。”温儒敏老师说:“启蒙者自己,也要不断自我启蒙。”他们说的都对,所以我时间不够用的时候,就先把闸门放下,吃点爆米花去。今天早上吃点爆米花后,去参加海淀人大预备会。我们海淀人大代表监督政府的力度全国闻名,被称为“海淀现象”。今天大家给政府工作报告和其他报告的草稿提了不少意见。我除了指出其表述上的问题,重点谈了文化建设方面的空洞,存在的问题叙述模糊,安全和卫生都报告得不够具体等。张兆东、李春燕、张丽霞等代表也纷纷发言,指出政府对交通、停车、社区、治安、流动人口等问题都管理得不到位,甚至把缺点当成优点来说。我说海淀区虽然是全国模范区,但治安问题日益恶化,必须把建设“安全海淀”当成大事来抓。海淀人大代表的意见政府还是比较重视的,全部都有答复,最后落实解决的占30%。客观地说,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但是对待政府,不能随便表扬,只有不断批评,甚至是苛责,才能鞭策它真正执政为民。提的意见多数落实不了,也只好如孔夫子那样,知其不可而为之吧。对了,这里是博客,本代表郑重向大家征求对于海淀区各项工作的意见,不管你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批评指出都行,客客气气也行,唠唠叨叨也行,骂骂咧咧也行,我汇总之后,都给你们翻译成标准的斯斯文文的官话,反映上去。一月份正式开会,我现在还没写提案呢。不过解决不了问题,别怪我,也别着急,中国的事情,必须发扬鲁迅“韧的战斗”的精神,推进一点是一点啊。由于我中午还有事情,就提前离会了。中午是我们中文系的新年团拜会,我是工会主席,担任主持。离退休的老同志来了很多,大家很高兴。书记主任讲了话,我宣布了给三位70寿辰的和两位80寿辰的老先生祝寿。大家就开始吃喝。我们给大家敬酒后,又请几位学生表演节目。一组男声四重唱,很有功夫。两个男生的相声,把张鸣老师给编排进去了,“惯口”使得还不错,节奏感还差点。一个女生的电子琴交响乐《保卫黄河》,差不多是专业水平了。团拜会后,我们去参观一位老师的新宅——奇子轩,相当有品位。然后再回学校,开全系大会,总结本学期工作,硕果累累。北大百十个院系今年共有8门课程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其中中文系居然就占了两门——一门古代汉语,一门就是我们现代文学。我看见我们现代文学的教研室主任陈平原老师很高兴。会后北医来了三位专家为老师们进行健康咨询。这是吴志攀书记办的实事。我在系里转了一圈,回来取东西。读博士的表弟来了,我给他讲解了给他女儿取的名字。晚上,跟当代语文学会的秘书长、作文专家毛继东先生谈作文教学问题,我是当代语文学会的副理事长。等他的时候,我到北大后湖独自散步。月光下的冰面,时而皎洁,时而朦胧,正像我现在的生活。想起我们现代文学的祖师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他晚上没事儿为什么要穷溜达呢?晚上回来干点零活。看了博客,有朋友问我这么忙,什么时候写论文,北大有没有要求等。北大没有统一明确的要求,大家自己掌握。对学生也没有。一切看专业内部的评价。其实,专业论文一年顶多写几篇。写5篇的就是高手,写10篇的肯定有问题,不是抄袭就是水货。我写杂文散文也不太多,专业论文更少。当年王瑶先生就不许钱理群他们写论文。不过,我们发表的论文加起来也很多了,评5回教授都够用了。我今年已经发表了3篇专业论文,不过是出于专业责任感。我们评职称的关键是名额,如果名额足够的话,我们专业的博士生,其论文拿到有些学校,那都是博导级的。当年胡适先生也是社会活动很多,张中行疑惑:胡适之先生的学问都是什么时候做的呀?什么时候?告诉别人什么时候的,或者天天摆出做学问姿态的,是一种境界。不让别人知道是什么时候的,又是一种境界。正如高考的状元们,不是每天只睡3个小时的悬梁刺股之辈啊。总之今天很充实,所以睡觉也会很踏实。因为晚上吃的涮羊肉,肚子里很热,所以现在还不能睡。看一会博客们吵架,当一会无聊的看客,特别是看看那些抢板凳的啊、往我地板上泼硫酸的啊、还有过去洒家的学生今天祖国的栋梁啊,真是啷里格啷里格啷里格啷,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青面兽杨志因运送花岗岩的船在江上失事后,不敢回去见老板,也没有了基本生活费,于是便决定卖掉自己心爱的宝刀,打算换几个回家的盘川。
  杨志在宝刀上帖上出售的标签,刚在街上找个地方坐下来,就遇到了波皮牛二。这牛二乃是当地一个社会混混儿,成天只知道挂在网上玩游戏、逛论坛、发帖子骂人、打牌、赌博、敲诈、勒索,从来不干正经事儿。
  这一天,牛二上网上累了,就光着膀子晃到大街上,准备找几个外乡人,敲几个钱花花。刚从家里出来,正好遇到外乡人杨志在叫卖自己的宝刀,而且吹嘘自己的宝刀削铁如泥、吹毛即断、杀人不见血,让牛二听了很不舒服,就起心要混缠一下这个外乡人,说不定能混他几个子儿哩!牛二想到这里,便上前嚷道:“兀那汉子,你说你那宝刀如何如何好,先演示给你牛大爷看看,大爷我要见识一下,你这把刀是怎么个削铁如泥?又是怎么个吹毛即断?到底是不是杀人不见血?”杨志只好为牛二演示了削铁如泥和吹毛即断,把牛二看得眼睛都直了。但是,牛二就是牛二,他非要杨志当场演示“杀人不见血”,杨志说可以用杀狗、杀羊来验证,牛二偏偏吵嚷着不行:“不行,你说的是‘杀人不见血’,今天就非得要杀个人给我看看!”
永利电玩城手机版,  “可是,杀人是犯法的呀!”杨志说。
  “犯法不犯法我不管,我只想看你的‘杀人不见血’。”牛二的波皮劲儿一上来,咋说都不得开交。
  “算我说错了,我向你投降行不行啊?”杨志求饶说。
  围观群众也替杨志求饶:“杀人毕竟是犯法的事情,这可使不得啊!”
  牛二把白眼仁一翻说:“想投降也行得,你得给我写一份《投降书》,牛大爷我若看得满意,就饶了你这一遭。”
  杨志见牛二不再纠缠着让他杀人验刀的事儿了,便爽快地答应着给牛二写《投降书》的事情:“行,俺这就写!但你要保证,不再让我杀人验刀的事儿。”
  牛二挤了挤三角眼,诡气十足地说:“先写出来让爷看了再说吧。”
  杨志只好找人借来纸笔,便就着台阶写了起来。
  别看杨志是个武官,写起文章来一点儿也不含糊,不大一会儿,就写起了。当他双手递给牛二时,牛二却翻着白眼仁儿说:“念给你牛大爷我听听,顺便儿让大伙儿也听一听。”
  杨志只好展开《投降书》,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念道:
  牛二先生台鉴:
  兹有投降人杨志,武举出身,兼某论坛版主职务,系山东省青州府人氏。只因本人落难滁州,缺少盘川,急于出售自己心爱的宝刀,以换取此许路费川资,从而过分地夸大了宝刀的功能特征,引起牛二先生质疑,非要本人用宝刀演示“杀人不见血”之特效。然杀人乃犯法之举,杨志无权剥夺他人生命。只得诚恳地向牛二先生投降,承认自己违背了《大宋王朝广告法》的有关精神,情愿纠正先前所作的错误宣传,请牛二先生大人大量,放过本人一条生路,杨志不胜感激之至。
  投降人:杨志
  某年某月某日
  牛二一听杨志是某论坛版主,眼睛瞪得溜圆,急急地问:“什么?你是某论坛版主?你的网名叫什么?”
  “我的网名叫‘和谐天使’,是某论坛舆论监督版版主。”杨志谦逊地说。
  “我的帖子老是被删,是不是你作的祸?”牛二气冲冲地问。
  “请问牛先生的网名是什么?”杨志小心地问。
  牛二把牛眼一瞪说:“我的网名叫‘大马金刀’、‘青州石头’、‘零点三六’、‘散步的猪’、‘坦诚’、‘七仙女’和‘侠客一号’等等。”
  “哎呀,真是对不起牛二先生了,我是删过您几回帖子,那是因为您的帖子违反了论坛版规,我不得不履行版主职责啊!”杨志陪着小心说。
  “版主有什么了不起的!凭什么删我的帖子?不行,你今天还得给我写一份《投降书》,保证今后不再删我的帖子,只有这样,牛二爷才能饶了你这一遭。”牛二气冲冲地说。
  杨志是个明白人,知道今天在人家地盘上,不写这份《投降书》恐怕是躲不过牛二的纠缠了。于是,他只好违心地答应了牛二的要求,好在笔墨纸张还在,便蹲在台阶前一挥而就,也不等牛二让他念,便捧着《投降书》,大声地念了起来:
  尊敬的牛二先生:
  由于本人不知道‘大马金刀’、‘滁州石头’、‘零点三六’、‘散步的猪’、‘坦诚’、‘七仙女’和‘侠客一号’等等就是大名鼎鼎的牛二先生,全然没有充分考虑牛二先生,把论坛作为个人展露才华的平台,好不容易发了几个骂人的帖子,居然被我傻乎乎地错误删除了,严重影响了牛二先生在某论坛的崇高声誉。今天在滁州被牛二先生认出,这是天作孽不可活,自作孽不可饶!本人情愿向牛二先生投降、认错,并且辞去某论坛舆论监督版版主职务,再也不管牛二先生及其同党所发的帖子内容,哪怕牛二先生骂他爹‘是个肉头’,也与我杨志也没有任何关系!
  投降人:杨志
  某年某月某日
  杨志刚刚念罢,围观群众便哄堂大笑,牛二得意地接过《投降书》,假意地看了起来。杨志乘机拿起宝刀,悄悄地挤出人群,来了个脚底下抹油——溜之大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