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大事件

洪太尉强掘石碣

永利电玩城手机版,【深度语文课程2017下•水浒传课程】《水浒传》大记事(绿雨竹)

洪太尉乃大宋朝仁宗皇帝的殿前太尉,而仁宗皇帝在位四十二年,天下太平,万民乐业,朝廷上“文有文曲,武有武曲”,是历史上有名的明君圣主。嘉佑三年的春天,天下瘟疫盛行,仁宗皇帝特命殿前太尉洪信为天使,前往江西信州龙虎山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来朝祈禳天灾,救济万民。没想到这洪太尉行了些路,吃了些苦便牢骚满腹,完成任务后就游山玩景,强横跋扈,瞒上欺下,竟然强开伏魔之殿,强掘镇魔石碣,走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共计一百单八个魔君。这是《水浒传》正文前的楔子,也是《水浒传》里一百单八将的前身宿命,更是《水浒传》故事发生的社会大背景,明君在上尚有小人混迹朝廷,以权压人,仗势逞威,酿成大祸,若是昏君奸臣在位又当如何呢?故事由此拉开大幕。

提交人:绿雨竹

高俅小人得志

邮箱:648382607@qq.com

高俅本是东京的一个浮浪破落户子弟,不会仁义礼智、信行忠良,却爱吹弹歌舞、刺枪使棒、相扑玩耍、诗词歌赋,最拿手的是踢得好脚气毬。他平日里不务家业,给人帮闲,风花雪月,被父亲告了文状,脊杖二十,迭配出界,先后投奔过柳大郎、董将仕、小苏学士、驸马王晋卿,高俅本也像一个毬一样被人踢在脚下,转来转去。奇怪的是,这浮浪子弟高俅竟然被踢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得意,先是被驸马小王都太尉留在府中做了亲随,后又被端王喜爱,从驸马手中索要过来寸步不离。这是什么世道?被父亲驱逐出家门,被底层人士否定的人却被上层人物悦纳。金圣叹于此特别感叹批评道:“一部大书七十回,将写一百八人也。乃开书未写一百八人,而先写高俅者,盖不写高俅便写一百八人,则是乱自下生也,不写一百八人先写高俅,则是乱自上作也。”可见,此时的朝廷腐烂到了何种程度。荒谬的是,这个风流俊俏,专爱门风帮闲之事的端王后来竟然当上了天子,帝号徽宗。更荒唐的是,登基之后不到半年,就抬举仅仅擅长踢气毬的高俅做了殿帅府太尉。有如此荒唐的皇帝便有如此专横凶狠的大臣,高俅一上任,就打压走了与自己有私仇的忠臣孝子王进。天子荒唐昏庸,于是,奸臣逆子得势,忠臣孝子隐逃,那么,青年才俊,英雄豪杰将何以安身扬志?

【文本解读】

史进结匪逃家

《水浒传》大记事

史进是《水浒传》中着力描写的第一位好汉,他是一条大虫,从小就爱刺枪使棒,不务农业,气死了母亲,父亲只好顺着他的爱好请了无数师父指点其学武,最后又经逃亡于此的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的指教点拨,武艺上更是突飞猛进,如虎添翼,十八般武艺样样都练得精熟,因肩膊胸膛刺有九条龙的花绣,被人称为“九纹龙”,远近闻名。史进年少英武,浑身的力量和本事只是不知道该往何处使。忠孝仁义的王进本是一位极好的领路人,可惜他被高俅打压自身难保,要到延安府老种经略处安身立命,不能陪伴左右。师父王进离开后,书中说史进“回到庄上,每日只是打熬气力。亦且壮年,又没老小。半夜三更起来演习武艺,白日里只在庄上射弓走马。”这是还有在华阴县当里正的父亲监管着,史进尚能打熬忍耐这寂寞的青春。但是半年后,史太公也一病呜呼,离开了史进。从此,史进无人管束,也依旧不肯务农,只要寻人使家生,较量抢棒。就在此时,他遇到了少华山上的一伙强人,史进本是要跟他们势不两立的,他集全村之力提前布置防备,活捉了“跳涧虎”陈达,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可惜少年义气的史进太过幼稚冲动,被老谋深算的神机军师朱武猜透了心理,使用了一条苦肉计,轻而易举就将史进变成了自家兄弟。从此,史进的人生之路开始发生倾斜,直到中秋节他约请三位强盗头领到家赏月被官军包围,不肯出卖兄弟的史进烧庄突围率领三位兄弟逃到了少华山上,自此,良民史进正式成了流民。若留在山上,史进就成了贼寇,怎么办?盲目冲动的史进第一次正视自己的人生之路,史太公自小的濡染,对师父王进的崇拜,让他没有犹豫,他的选择斩钉截铁:“我是个清白好汉,只想讨个出生,一世快活,如何肯把父母遗体点污了!你劝我落草,再也休提。”这是全书所有英雄好汉的心声,借助史进之口在一开始就醒目地道出,如果不是出于无奈谁甘心做贼?但是不肯落草,哪里又是史进的出路?家没了,父亲殁了,那就去找师父吧。可是未经历练,心志不坚,且冲动任性的史进能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正确展现自我的才能吗?当然很难,史进从此在江湖漂泊,毫无建树,直到最后上了梁山。

水泊一百八人者,每一人自有每一人的去处,如何走向此去处,就为个人大事件;然而,一百八人者合于一处,就要有个大方向,由此方向所引发的事,就为集团大事件。

鲁达救人失业

一.个人大事件。

鲁达更是一条好汉,他出场就是一个提辖,且无父无母,无家无室。有力有武,无挂无碍,这造就了他尽情任性、粗犷豪放、行侠仗义的本色人生。你看他从渭州到东京,一路打一路闹一路扶弱除恶,从提辖到和尚,鲁智深不在乎身份地位,只是想寻一个安身立命之处而已。但这个低微的需求对于他这个随心所欲的人来说亦是不易。因为这个世道处处有不平,处处有拘束,任你力拔杨柳,心似赤子,不能安分守己,忍辱负重也难有立锥之地。况且,鲁达本是能量爆棚,勇猛仗义之人,想吃喝就尽兴,见不平就出手,管你禅院寺庙清规戒律,管你男女老幼大人小人。在东京,鲁智深与林教头惺惺相惜,因林冲遭高俅陷害,刺配沧州,鲁智深在野猪林相救,并一路护送到沧州附近。对兄弟他侠肝义胆,情深义重,但从此之后,他受此连累失去了又一个安身之所,终于在二龙山落草,最后又到了梁山。无视规则,亦无大志大愿,落草几乎是鲁智深唯一的选择。

作为人,谁想碌碌无为,谁不想做一番事业。但什么是自己的业,又如何才能成就自己的业,这是个大问题。面对这个大问题,我们常会陷入迷茫、挣扎、痛苦的境地里,但假若不失寻找、奋争之心,即便失败,作为人而言,是不是也不失其之光彩呢?

林冲被逼落草

1.史进。史进者,九纹龙也,身上刺绣九条青龙,有着青龙之志。他不务父亲之农业正业,只爱舞枪弄棒,气死了母亲。后遇师父王进,受其真传,武艺日益精湛。王进为了躲避高俅追捕,只好远走延安府,镇守边庭,安身立命去了。史进后来因结匪被人举报,他只得火烧史家庄逃到少华山上。但是,史进当初不想过父亲那样的务农生活,现在也不想在少华山上过强盗日子。他说“我是个清白好汉,如何肯把父母遗体来点污了”,可他又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更不知如何走。但他记得师父王进,只要寻得师父,便能“求半世快活”。只可惜上天不遂人心,他终究没有寻到师父,为了生活,还是落得个强盗之身,最后落草梁山。史进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家园,埋葬了自己的曾经过往,获得自由之身,但自此却陷入了迷茫和徘徊。

史进本无职务又无人引领管束故而流落江湖,鲁达虽有职务但是尽情任性不在乎身份地位也落草为寇,那么有地位有志向之人又会如何呢?我们再来看另一位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的命运。前任教头王进是跟高俅有私仇,受打压或许是偶然因素,林冲跟高俅却无冤无仇,且素来安分忍让,但忍辱负重并不能保证现世安稳,你不犯人也不代表人就不会犯你。自从林冲的娘子被高太尉的螟蛉之子高衙内惦记上之后,林冲的噩梦就开始了。先是娘子被调戏敢怒不敢言窝心闷气,接着自幼相交的兄弟陆虞侯背叛自己助纣为虐却遍寻不着报仇无门,次续就误入白虎堂刺配沧州道差点被俩公人害了性命,最后在草料场又差点被陆虞侯等人烧死,被逼上梁山后还受王伦刁难,勉勉强强落了草,林冲可谓是命运多桀,人生遭遇着逆旅。如此小心谨慎,处处唯潜规则是从的林冲都落得如此下场,何况他人乎?后来在梁山,林冲杀王伦,打前锋,一腔怒火和热血尽付与抢掠与拼杀之中,一个忠善忍让、委曲求全之人就这样活生生被逼迫成了狠恶暴躁、嗜杀成性的草寇。

2.鲁智深。鲁智深一出场就慈悲为心、侠义为怀,救了金翠莲,打死“镇关西”,而自己却在无路可逃下只好削发为僧,虽深受智真长老的关照和教诲,但终不受众人所容,只好离开五台山。他杀死淫僧邪道,火烧瓦官寺。他鄙视相国寺众僧,却与一群泼皮破落户厮混。后来救林冲,落草二龙山为寇。遇宋江入梁山,在招安后,他不受功名利禄所诱,终在潮信声中悟道坐化。鲁智深当初行侠仗义,真是快意人生,但却也没有什么人生目标,只是率性而行。当他发现连清静的庙宇里都充满着污风浊气时,一把火就烧了瓦官寺,但同时也烧掉了他侠义之情,至此踏上了杀戮之路。

杨志失纲落草

3.林冲。林冲受高衙内侮辱后,说了心里心:空有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小人之下。可见,他对“八十万禁军教头”这个有名无权的职位并不满意,以至他得到一口宝刀时都想和高俅比个高下来。他屡受陷害,却逆来顺受、委屈求全,但还差点小命不保。在草料场熊熊的烈火中,他手刃仇人,一路逃到梁山。在梁山中,他在王伦的排斥中忍辱过日,后杀王伦立晁盖为王,可惜晁盖胸无大志。晁盖死后,他又拥宋江为梁山之首,但宋江一心只想着招安,林冲也就没了方向了。

三代将门之后,五候杨令公之孙,青面兽杨志的命运又如何呢?杨志不仅出自名门,且一直为傲为荣,自小熟习十八般武艺,应武举,做制使,一心要封妻荫子,光耀门楣。失却花石纲后,他等待到机会收拾钱物上下打点,希望能重补原职,对于强盗头子王伦的热情挽留婉言谢绝。可见,他这个旧家子弟也是最不愿落草之人,但是,一则运气不佳,一则意志薄弱,还有所遇非人,如初求高俅复职被拒,再遇梁中书被利用,导致再失生辰纲,终于不得已先落草二龙山再并入梁山泊。为什么杨志遇到的都是小人恶人?这是偶然还是必然?好人都去了哪里?

4.杨志。杨志乃是将门之后,曾为殿司制使官。花石纲失陷,他一吓,独自跑了,不仅丢了官,还被追捕。后被赦,想发钱买个官,结果钱没了,还杀了牛二,还好被梁中书起用,但生辰纲又陷落,他一吓,又独自跑了。这次无路可走了,就逃到了二龙山。

众豪杰劫财逃亡

5.武松。武松赤手空拳打死虎,又杀死了一对谋害亲哥哥的奸夫淫妇。为了感谢施恩之恩义,从蒋门神手中夺回快活林,结果自己被人设计陷害,一怒之下血溅鸳鸯楼,屠杀十五人,后逃到二龙山。

不止是这几个有职无职,有志无志的英雄豪杰被遗弃、打压,被迫流落江湖,落草为寇,身在江湖上的好汉们也一个个或自愿或随势,聚拢成匪,集结为贼。“吴用智取生辰纲”就是其中的典型,第一个有此贼心的是赤发鬼刘唐,他与晁盖素无交情,单凭江湖上的传闻就只身来找晁盖欲求生辰纲,这本来是件极冒险极轻率的举动,没想到不只晁盖来者不拒,连智多星吴用都热烈响应,积极出谋划策,解梦境,拉人才,找地点,做成了此事。阮氏三雄也是一经吴用游说就立马踊跃加入,入云龙公孙胜更是不请自来,不见晁盖就不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闲汉“白日鼠”白胜能加入更是求之不得。由此可见,朝廷暗无天日,不得人心,忠臣良善之辈被排挤打压不受重用,英雄豪杰报国无门,人才流失是大势所趋。

这五人中,史进不想过父亲那样子的生活,他向往自由和憧憬着充满激情的日子,但他想不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他找不到出路,所以才一路寻找师父,希望找到了,王进能为他解疑释惑、指明方向。林冲和杨志两人一心想着能在朝廷上谋个职位,以光宗耀祖,于是,前者一忍再忍,后者一逃再逃,结果到头来还是一场空。鲁智深行侠仗义,率性而行,随性而为,也没有个清晰的打算。至于武松,除了打虎大快人心外,血溅鸳鸯楼简直令人毛骨悚然。他们有理想吗?当然有,但他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此这个理想也就落入了迷茫中。在乱世里,他们是迷惘的一代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