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手机版 1

学员看老孔 口号万岁 孔庆东

北大未名站○未名文摘讨论区Collection发信人:foreverlove,信区:Chinese标题:老孔——藉以提醒明天的人大代表候选人选举发信站:北大未名站(2003年12月09日16:00:26星期二),转信其如是说:“孔庆东男的大好人装的北大教授副的文学博士真的围棋二段业余的排球裁判专业的”前几天得知孔庆东老师被提选为海淀区人大代表候选人时,就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帮老师宣传宣传。似乎应该为老师做点什么,然而,自己又一般不屑于拉选票的行为。于是,就一直耽搁下来。明天选举就要开始了,在电教报告厅。中午躺在床上,忽然念及此事,辗转许久,终于还是决定上来为老师写下此文。但心情仍然复杂,不知道这件事做得是对是错。患得患失。不管了,先把自己对老师的一点心情写下来吧。“老孔”,私下里我是这样称呼他的。其实老孔并不老,今年还不到四十。“四十不惑”,是说人过了四十就没有资本去迷惑或者诱惑别人了。老孔今年才三十九,所以,今年的老孔还是很有魅力的,迷惑了一大帮小男生小女生去听他的课,弄得我这个助教之一去教室旁听的时候,居然也只有站着的份儿。称他“老”,一方面也可算是尊称,可当作“老师孔庆东”的简称;另一方面,就是由这种很不正式的称呼中,获得一种没大没小的愉快感。念着“老孔”这两个字,感觉就像是念着一个经常一起胡混的狐朋狗友的名字一样,极为亲切。忽然想起,老孔当年也是这样称呼他的导师钱理群的——“老钱”,据此推断,我这么称呼他也不为过。不过,也只是私底下自己过过嘴瘾而已。在老孔面前,也不敢太过放肆。因为,老孔其实是个很严肃的人。别看课堂上他好像嘻嘻哈哈,似乎很好欺负,可以胡乱应付,可是,课下,他就会变得很严肃。记得我大一上现代文学课时,曾有问题下课向老孔请教。本来以为会是很惬意的气氛,没想到,老孔一脸严肃,弄得我也越来越紧张起来。回答完我的问题后,老孔就不说话了。我也一时找不到话。两个人只好面对面一起沉默。老孔又是个很认真的人。还是大一时的现代文学课。当时我们在昌平。老师们上课便是燕园昌平来回地跑。很辛苦。有一次,老孔因为有事没赶上早上到昌平的班车,上课迟到了。开始我们都高兴地以为可以不上课了,没想到40多分钟后,他赶来了。一进教室的门,他就很汗颜地向我们道歉。不过这似乎也没什么,老师道歉也很常见。不过,我们后来又得知老孔是自己打车过来的。不过,这似乎还是没什么。不就是那点钱么?不过,后来有另一位老师也没赶上班车,但也就放我们假了,让我们轻松一把。所以,老孔的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老孔很幽默。这个,我似乎不必介绍。从他的课,和他的书,都能看出来。老孔是个很好的人。不过,自觉这个也不必介绍。中文系的老师都很好。老孔是很聪明的人。我指的是智商。老孔会的很多。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常常感慨北大的才子的名不副实,“居然都没有会唱小曲的?”老孔如是说。老孔会跟我们提起他当年对北大中文系的想象,认为是一帮雅人,经常在一起填词作诗、吟游唱和,猜谜对对子。说完后,老孔又很愤慨,因为总是找不到做这些事的对手,因为这些事情不再在中文系流行。我们这些徒弟在旁边听着,只有不语,只有汗颜。所以老孔又总是很寂寞。古龙的话来说,就是“寂寞高手”。看现在老孔上课,有时不免有一点意兴阑珊的样子。这让我想起当年听老钱讲课时的情景。也许,确实是那个时代的激情已经要远去。老孔的眼睛很犀利。虽然外表上是一大一小。而老孔现在的身材也越来越粗笨,虽然他曾跟我们说他年轻时很健美,肚子上的肌肉一块儿一块的。但,没见着照片之前,我还是不敢相信。不过这些都只是外表。老孔看事情非常准。很多时候,他虽然不说,但心里都有数。比如,对我们这些徒弟们。他给我们充分的自由,让我们按着自己喜好发展。似乎这是放任自流。但其实老孔对我们几个的将来心里很有数。跟老孔聚会时,常会感觉到老孔看问题的一针见血,比如对现在文人界左派右派问题的看法。不过现在很多时候,他只是不说而已。难得糊涂,老孔也要装一装了。老孔酒量不好。虽然号称“北大醉侠”。我曾经也以为老孔酒量很好。可是有一次吃火锅,老孔喝了不多的啤酒之后,眼睛就红红的了。不过,当时是怀疑老孔不太能吃辣的缘故。后来,在为吴晓东老师东渡日本饯行会上,老孔喝了不少酒,后因为还有课要上,就脸红红地昂首走出艺园餐厅了。我当时觉得老孔酒量不错,还曾有心想试试老孔酒量,所以为老孔的先走深感遗憾。不过,却马上从别的老师那儿听到这样一句:“这次老孔表现真是不错,居然还能走着出去”???!!!然后,便是从别的老师那儿打听到老孔的八卦了,当然,只是关于酒的。所以,现在自己开始琢磨,是不是老孔的酒量还不如我?老孔的足球也踢得不好。中文系的老师们常常会跟学生一起踢五四小场足球。忘了老孔是什么位置了。但记着有一次别人对老孔的经典评价,说他射门不果再回到中场时,看到老孔还在做“匀减速运动”,大概如此。从此,我对于老孔的足球想象,便是一个腆着啤酒肚的东北大汉在球场“匀减速运动”。还有一次,某前锋进了球,老孔是助攻。老孔遂对那前锋说:“那我们就互相吹捧一下吧”。状甚严肃。老孔很忧国忧民。这个大家应该也知道。和老钱共同编的《审视中国语文教育》一书,就颇引起风波。老孔上课也会讲到很多社会方面的事情,比如北京多年前人肉包子的事件。老孔和老钱都一直励志于“救救孩子”的事情,但后来种种,也只能让现在的老孔变得消极一些了。曾在图书馆里翻到北大百年历史的年表,在1989年那部分,看到老孔的名字。那时,老孔是学生会主席。后来,大概是因为这个吧,老孔被发到外面教书三年。不知道老孔后来成为老钱的开山弟子重回北大校园时,会不会有“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感受。我曾经问过老孔,既然对世事这么关心,那么有没有考虑过从政?老孔的态度很犹豫。想了想,说,还是喜欢文人的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也许,这便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所以,我写这篇可能有着拉选票的效果的帖子的时候,也很犹豫。我不知道是否对于老孔来说,当选人大代表会让他更忙,而且,很可能所忙的又是会没有结果的事情;我不知道老孔是否愿意去当,因为这个候选人也是大家推选出来的,不知本人意见如何;我不知道这个帖子发出之后,是否会让大家对老孔有不好的印象,以为他居然也拉起选票来了;还有,我不知道老孔会不会当选,呵呵,虽然是三选二。先姑且这么着吧。其实,也许情况根本没有这么复杂。因为,明天要进行的,毕竟只是区区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的选举,不是全国人大代表。芝麻绿豆大的一个身份而已。不管怎样,我还是很希望老孔能当选的,希望老孔的人气很高。所以,看到此帖的、有选举权的,就帮忙re一下吧。谢谢了。至于我用穿梭的解释,就是不希望大家发现我的另外一个马甲,呵呵。别无他意。

附:发信人: iverson , 信区: Chinese标题:
中文系十佳教师候选人孔庆东老师!!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4年12月11日00:04:44 星期六) , 站内信件
明天就要在办公楼礼堂举行“十佳教师”评选了,于是晚上想到能为孔老师做些什么,突然想起了以前孔老师的研究生发过的一篇文章,匆匆找出来,进行了一些修改,于是便贴在了这里。如果对那位师兄有些冒犯,在此赔罪了。不过还是衷心祝愿我们的“老孔”能当选“十佳”!
其如是说: “孔庆东 男的 大好人 装的 北大教授 副的 文学博士 真的 围棋二段
业余的 排球裁判 专业的 “老孔”,私下里我是这样称呼他的。
其实老孔并不老,今年还不到四十。“四十不惑”,是说人过了四十就没有资本去迷惑或者诱惑别人了。老孔今年才三十九,所以,今年的老孔还是很有魅力的,迷惑了一大帮小男生小女生去听他的课,弄得我这个助教之一去教室旁听的时候,居然也只有站着的份儿。
称他“老”,一方面也可算是尊称,可当作“老师孔庆东”的简称;另一方面,就是由这种很不正式的称呼中,获得一种没大没小的愉快感。念着“老孔”这两个字,感觉就像是念着一个经常一起胡混的狐朋狗友的名字一样,极为亲切。忽然想起,老孔当年也是这样称呼他的导师钱理群的——“老钱”,据此推断,我这么称呼他也不为过。
不过,也只是私底下自己过过嘴瘾而已。在老孔面前,也不敢太过放肆。 因为,
老孔其实是个很严肃的人。
别看课堂上他好像嘻嘻哈哈,似乎很好欺负,可以胡乱应付,可是,课下,他就会变得很严肃。记得我大一上现代文学课时,曾有问题下课向老孔请教。本来以为会是很惬意的气氛,没想到,老孔一脸严肃,弄得我也越来越紧张起来。回答完我的问题后,老孔就不说话了。我也一时找不到话。两个人只好面对面一起沉默。
老孔又是个很认真的人。
还是大一时的现代文学课。当时我们在昌平。老师们上课便是燕园昌平来回地跑。很辛苦。有一次,老孔因为有事没赶上早上到昌平的班车,上课迟到了。开始我们都高兴地以为可以不上课了,没想到40多分钟后,他赶来了。一进教室的门,他就很汗颜地向我们道歉。不过这似乎也没什么,老师道歉也很常见。不过,我们后来又得知老孔是自己打车过来的。不过,这似乎还是没什么。不就是那点钱么?不过,后来有另一位老师也没赶上班车,但也就放我们假了,让我们轻松一把。所以,老孔的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
老孔很幽默。 这个,我似乎不必介绍。从他的课,和他的书,都能看出来。
老孔是个很好的人。 不过,自觉这个也不必介绍。中文系的老师都很好。
老孔是很聪明的人。
我指的是智商。老孔会的很多。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常常感慨北大的才子的名不副实,“居然都没有会唱小曲的?”老孔如是说。老孔会跟我们提起他当年对北大中文系的想象,认为是一帮雅人,经常在一起填词作诗、吟游唱和,猜谜对对子。说完后,老孔又很愤慨,因为总是找不到做这些事的对手,因为这些事情不再在中文系流行。我们这些徒弟在旁边听着,只有不语,只有汗颜。
所以老孔又总是很寂寞。
古龙的话来说,就是“寂寞高手”。看现在老孔上课,有时不免有一点意兴阑珊的样子。这让我想起当年听老钱讲课时的情景。也许,确实是那个时代的激情已经要远去。
老孔的眼睛很犀利。
虽然外表上是一大一小。而老孔现在的身材也越来越粗笨,虽然他曾跟我们说他年轻时很健美,肚子上的肌肉一块儿一块的。但,没见着照片之前,我还是不敢相信。
不过这些都只是外表。
老孔看事情非常准。很多时候,他虽然不说,但心里都有数。比如,对我们这些徒弟们。他给我们充分的自由,让我们按着自己喜好发展。似乎这是放任自流。但其实老孔对我们几个的将来心里很有数。跟老孔聚会时,常会感觉到老孔看问题的一针见血,比如对现在文人界左派右派问题的看法。不过现在很多时候,他只是不说而已。难得糊涂,老孔也要装一装了。
老孔酒量不好。 虽然号称“北大醉侠”。
我曾经也以为老孔酒量很好。可是有一次吃火锅,老孔喝了不多的啤酒之后,眼睛就红红的了。不过,当时是怀疑老孔不太能吃辣的缘故。后来,在为吴晓东老师东渡日本践行会上,老孔喝了不少酒,后因为还有课要上,就脸红红地昂首走出艺园餐厅了。我当时觉得老孔酒量不错,还曾有心想试试老孔酒量,所以为老孔的先走深感遗憾。不过,却马上从别的老师那儿听到这样一句:“这次老孔表现真是不错,居然还能走着出去”???!!!
然后,便是从别的老师那儿打听到老孔的八卦了,当然,只是关于酒的。所以,现在自己开始琢磨,是不是老孔的酒量还不如我?
老孔的足球也踢得不好。
中文系的老师们常常会跟学生一起踢五四小场足球。忘了老孔是什么位置了。但记着有一次别人对老孔的经典评价,说他射门不果再回到中场时,看到老孔还在做“匀减速运动”,大概如此。从此,我对于老孔的足球想象,便是一个腆着啤酒肚的东北大汉在球场“匀减速运动”。
还有一次,某前锋进了球,老孔是助攻。老孔遂对那前锋说:“那我们就互相吹捧一下吧”。状甚严肃。
老孔很忧国忧民。
这个大家应该也知道。和老钱共同编的《审视中国语文教育》一书,就颇引起风波。老孔上课也会讲到很多社会方面的事情,比如北京多年前人肉包子的事件。老孔和老钱都一直励志于“救救孩子”的事情,但后来种种,也只能让现在的老孔变得消极一些了。曾在图书馆里翻到北大百年历史的年表,在1989年那部分,看到老孔的名字。那时,老孔是学生会主席。
后来,大概是因为这个吧,老孔被发到外面教书三年。
不知道老孔后来成为老钱的开山弟子重回北大校园时,会不会有“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感受。
我曾经问过老孔,既然对世事这么关心,那么有没有考虑过从政?
老孔的态度很犹豫。想了想,说,还是喜欢文人的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也许,这便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所以,我写这篇可能有着拉选票的效果的帖子的时候,也很犹豫。
我不知道是否对于老孔来说,如果当选“十佳教师”了,那又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老孔是否愿意去当,因为这个候选人也是大家推选出来的;我不知道这个帖子发出之后,是否会让大家对老孔有不好的印象,以为他居然也拉起选票来了;还有,我不知道老孔会不会当选,呵呵,虽然是十二选六。
先姑且这么着吧。
其实,也许情况根本没有这么复杂。因为,明天要进行的,毕竟只是“十佳教师”的选举,不是全国人大代表。
不管怎样,我还是很希望老孔能当选的,希望老孔的人气很高。所以,看到此帖的、有选举权的,就帮忙re一下吧。谢谢了!–爱着你,璀璨星光,一路风尘,一生幸福……※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永利电玩城手机版,FROM: 162.105.100.236]
永利电玩城手机版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