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报》:古籍拍卖:从小众雅藏走入大众视野

在拍卖市场上,古籍善本一直是个小众化的收藏门类,收藏人群、总体数量和整体价格都不像书画一样炙手可热。然而,在近几年,一直不温不火的古籍善本行情看涨,上升趋势有目共睹,一批真、精、新的优品屡屡打破纪录,撼动拍场。

通过拍卖市场几次重要的拍卖,我们就可以看到古籍善本拍卖巨大的上升空间。1995年,在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宋周必大刻《文苑英华》以143万元成交,创下当时中国古籍善本拍卖世界纪录。

2000年,中国嘉德促成流失海外的“翁氏藏书”回归祖国,入藏上海图书馆。这批藏书计有80余种、542册,是迄今为止从国外收购的数量最多、品相最好、种类最全的珍稀古籍善本。两年后,同在中国嘉德拍卖会上,《钱镜塘藏明代名人尺牍》以990万元的高价被上海博物馆购藏,再创中国古籍善本拍卖世界纪录。2005年春,过云楼藏书现身中国嘉德,最终以2310万元成交,7年后,当年的这批作品以2.16亿元的天价被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收入囊中。

其实,进入2009年以来,私人藏家手中的古籍善本资源日渐稀少,古籍价格一路飞涨,尤其是2011年和2012年,古籍善本拍卖已迈入“亿元时代”。2011年5月22日,一件传世孤本的高价成交,彻底改写了中国古籍拍卖的世界纪录。在中国嘉德春拍“古籍善本”专场上,元抄本《两汉策要十二卷》(16册)以900万元起拍,经过近70轮激烈竞价,最终以4830万元的成交价撼动全场。2011年11月,在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季羡林先生藏书”专场备受关注,该专场汇集季羡林旧藏中文古籍165种,成交率高达98%,成交额为1620万元。其中,清嘉庆内府刻本《全唐文一千卷目录三卷》以494.5万元成交,超出估价4倍多,为专场成交之冠。

永利电玩城手机版,在2012年的拍卖市场上,古籍拍卖在整体回调的市场上逆势而上,成为拍场上的奇葩。“过云楼藏书”自不必说,在中国嘉德秋拍中,古籍善本板块总成交额达9840万元。其中,国家一级文物、清宫天禄琳琅藏书元至正二十三年吴郡庠刻本《题宋版通鉴总类》18册以1380万元夺魁,堪称“寸页寸金”。而在“元雨轩藏珍”专场中,国家一级文物——宋淳佑十二年(1252年)刻本、释普济撰《五灯会元》存卷便是专场的佼佼者。虽然呈现的拍品仅有刻本中的6卷至10卷,但仍以1012万元的高价售出。

北京保利2012年秋拍推出的“广韵楼”藏珍贵古籍善本专场,总标的823件,涉及经北京市文物局文件批复的一级文物22件。其中,强势登场的海内外孤本——隋朝陆法言《巨宋广韵五卷》南宋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刻本,是经部小学类的重要着作,对唐代以后音韵学的影响颇大,最终以3450万元的成交价占据该专场总成交额(近7500万元)的半壁江山,也创造了今秋中国古籍拍卖的纪录。

沪上古籍拍卖知名专家、上海嘉泰拍卖有限公司顾问崔尔平介绍,支撑古籍善本价格不断走高的因素体现在以下方面:其一,由于天灾、战事等因素,古籍善本的存世量有限,能参与市场流通的就更少,且随着藏家的不断积累沉淀,可交易的部分有减无增,稀缺性注定了其价格的持续上扬;其二,公立文博机构和各种社会机构对古籍收藏的介入,促使供求关系的迅速变化;其三,与书画、陶瓷等价位过高、拍卖过热的品种相比,古籍善本的市场价格仍然较低,与同时期国外书籍的拍卖价格相比,中国古籍善本的潜力有待挖掘。

此外,古籍善本涉及多项复杂工艺,作伪的成本远远高于真品的市场价格,纯粹的现代工艺仿制出的古籍善本多数可以被识破。崔先生讲到,如果想仿制一本明清刻本,首先要开一个工厂,再请一批工人刻上两三年才能制作出一本。且不说其成本的高低,仿冒者还必须具备高深的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否则造假便是一纸空言。

时至今日,一轮又一轮的高价在古籍拍场激荡开来,除了高价拍品带给观众的振奋和欣喜外,不断涌入的人流量和年轻化面孔也构成了一道夺目的风景线。对此,美术史论家、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胡光华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待。

一方面,藏家理性的回归和对价值洼地的关注,刺激了市场需求的旺盛;另一方面,古籍拍品内含的文物价值和学术史料价值,吸引了从行家到爱好者的学习与研究。如中国嘉德2012秋拍中推出了梁思成、林徽音等在1932年至1939年中国营造学社期间,考察拍摄的河北、山西、陕西、四川、江苏、北京等地古建筑照片。这些照片中的古建筑对于研究中国设计史、中国建筑史的意义不言而喻,照片上梁思成的亲笔注释更是学术研究的重要资料。

最后,古籍拍品种类的丰富多样化特点注定了受众群体广泛,如碑帖拓本、宗教类经书、乐谱乐理类古书等分别有自己特定的读者群,近现代文学艺术家的手稿、着作、信札等又吸引了文学、历史学、艺术学、档案学等多门类研究者和爱好者的关注。

在古籍拍卖热火朝天进行的同时,我们又迎来了国家古籍整理出版基础性工程、现存汉文古籍总目录《中国古籍总目》的出版,这为古籍善本拍卖领域在宏观上增加了文献指导性的支撑力量——26卷目的着录,完整地梳理了海内外现存汉文古籍的品种、版本及收藏现状,将为古籍鉴定、评估提供科学有效的依据,促进古籍拍卖在良性的发展轨道上走得更加坚实。

古籍善本收藏贴士

概念

古籍:中国古代书籍的简称,主要指书写或印刷于1912年以前具有中国古典装帧形式的书籍。

善本:最初的概念是指经过严格校勘、无讹文脱字的书本。印刷术产生前,书籍大都是写本,把原稿或别本认真缮写下来,经过与原文校核无误,就成为善本。

古籍善本:清版本目录学家张之洞的解释为:一是足本,没有删节和缺卷;二是精本,精校精注,错误极少;三是旧本,即传世很久的木刻本、传抄本和线装书。

范畴:目前所说的古籍善本,主要包括刻本、墨迹本、碑帖、印谱、信札以及其他文献。刻本是使用雕版技术印制的书籍,其顶峰期的宋元刻本在流通市场上已是凤毛麟角,继而由明清及民国时期的精刻本引领风潮;墨迹本为文人稿本、手抄本等,一般存世量稀少,且多为孤本;碑帖、印谱、信札、文人墨迹等,是近年来古籍拍场上重要的品种,其中明清名家或现当代名人信札尤受欢迎。目前市场上多为清代或者民国时期的书籍。

收藏原则

除看年代外,还要注意刻本优于印本,初刻优于翻刻,套色优于单色,图画优于文字。随着印刷技术的日新月异,除进入图书馆、博物馆等专业机构收藏保护外,流通于民间的线装古籍日益稀少,能称得上是“善本”的线装古籍更是屈指可数。历史上流传下来的雕版线装古籍,已成为不可再生的社会资源,稀缺性可见一斑。收藏古籍善本,不仅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还应具备深厚的文化功底、鉴伪欣赏能力和市场分析能力。

古籍善本的价值

一般来说,古籍善本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其史料文献价值,版本价值,字体、雕刻、印刷体现的艺术价值,名家稿本、精校本的学术价值,以及文物价值。

《中国文化报》 日期:2013年1月5日 版次:08 作者:肖冲 记者:黄辉

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