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 1

没有预兆的开始

那时的我们什么也不想,虽有烦恼,却不曾像今天这样膨胀放大。

     
 这份工作并不知道该不该坚持下去。从去年9月16日开始上班,到现在,快九个月了。从刚工作时候的惴惴不安,到现在的不知所措,似乎每份工作一旦熟悉了,就很容易进入一种瓶颈状态,在这里的九个月,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学到了什么,自己又遗忘了什么。一直想做一个文案,但现在肯定不是一个合格的文案,现在的工作只能算是“文章或者段落的搬运工”吧!自己文字表达能力越来越差,似乎什么都能百度,什么资源网上都能获得,自己坚持了那么多年的梦想,在这份工作里,没有将梦想延伸,反而在时间里一点点消磨掉了,自己,这个年纪,究竟该何去何从,感觉很是惶恐。

昨天在QQ上和高中的同学聊天,当提及她在哪上大学时,却不曾想她也在郑州这个城市。原来身处异地的我并不孤独,只是有时候把自己想得太孤独了。

     
上高中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坚持写日记,那时候的自己,自卑而且孤独。从乡下到市里,在那个唯成绩的班级里,自己是那么的不起眼,因为偏科,所以恐惧,每次排名的好坏都取决于数学成绩的高低,这种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胆小的自己,觉得在那样的环境里真的是很孤独,因为孤独而更加胆小。到现在都记得,音乐老师让同学上去装了玉米粒的瓶子敲出声音来体现一首歌曲的节奏,当我被推荐出去以后,我没有大胆的上台,而是觉得那位同学的推荐,是故意让我难堪……敏感又脆弱的自尊,让本该有着美好记忆的高中时代,简直变得如同噩梦一般。而孤独的自己,只有不停的写日记,在日记里哭着,笑着。高考后的那么多年,我几乎是再不愿回忆那段时光,写过的日记也都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就算每次回家看到那些日记本,我也再不愿翻开,觉得那些记忆,我一点都不想再触及,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太可笑。

见到她时,她并未改变什么,还是那样大大咧咧,活像一个女汉子。

    这一刻,写点什么,平静一下自己,不管未来能走多远,一直往下走就是了!

我肆无忌惮地和她开玩笑,大声言语,那些我不想讲或者我不敢讲的话,我可以全部吐露。

     
下午,恶补完工作日志上欠下的“文字债”,静不下心来做东西,一时间,觉得自己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点什。或许,注册简书账号,就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和自己说说话,把那些不适合用嘴巴表达出来的言语,用文字写出来,不想一个人寂寞且孤独着,有种方式能够发泄总是好的,而自己向来不擅长大哭或者大醉,只想安安静静的写点什么,快乐的,悲伤的,似乎写完了,也就释放完了。

突然写日记,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后来上大学,工作,遇见,分开。我也不再写日记,可等自己平静下来的时候,想想过去的自己,为什么所有的回忆,我感觉都可以用两个字概括:可笑。似乎那么多年,我都没有长大过,依旧天真幼稚,一个人锁着自己。就像哥哥所说的:人傻嘴笨缺心眼。

就在我还不知道答案的时候,我却已经在失去一些东西了。

    应该,当然应该!人总要有梦想,万一见鬼了呢?

大学前的狂喜,如今早已对之平淡无奇。

     
只是,年纪摆在这里,我再不能像过去那样继续下去,回忆不管是美好,还是不好,我似乎都该给自己一点时间去整理整理自己,自己曾经拥有的梦想,依旧不该放弃,读书,写点东西,应该依旧是个好的习惯。已经一无所有,难道曾经拥有的好习惯不该重拾起来吗?

举杯对饮,只能对着明月感慨。

永利电玩城 1

永利电玩城,已经很久没写过日记了,还记得小时候写日记是被逼无奈,老师每周都要检查,因此便一天写完几天的日记,草草了事。

时间总是在无情地剥夺我们的生命以及使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沉淀成回忆。

这个周末异常无聊,校青协也并未像她们所说还会有下一次的面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